但是痖弦在写这首诗时4008com云顶集团,一个准备做打井生意的商人获悉黄斌在寻找投资项目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3月12日

一封信叩开报社门中国论文网
黄斌是个志向远大而又命运多舛的铮铮男儿,17岁那年,为了挣钱养家,他获悉香港培育出特种蔬菜,于是托人买回种子,通过种植特大青椒赚取了一万多元。
1996年,黄斌结合自己的种植体会,给《农村百事通》杂志写了一篇种植特种蔬菜的文章,没想到,文章一寄去就被编辑部采用,还赚到了80元稿费。由此,他的写作热情被极大激发,他萌发了从事新闻工作,改变命运的想法。
1998年,黄斌获悉《中国食品质量报》招聘编辑、记者,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前往北京应聘。但该报是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机关报,黄斌仅有初中文化,要进入谈何容易?负责招聘的人一看黄斌的学历就不客气地说:“我们招人至少要本科学历,你可以回去了。”
孤注一掷来到北京,应聘不上还遭人嘲笑,黄斌的倔劲上来了,他给该报总编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自荐信:“您好,我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青年,达不到你们招聘的条件,但你们招人不就是要能干活吗?不能干活,即使学历再高也是摆设。我只想找个能施展才华的平台,如果您信任我,请给我一次机会,若我不能胜任,甘愿不拿一分钱走人……”总编看了黄斌的自荐信和作品,不禁被他的真诚打动,决定破格录用他。
黄斌的试用期为半年,每月薪水只有600元,因为没钱租房,他只好在报社里蹭房住。报社不准留宿,一下班他只好躲进厕所,待所有人都走后溜进办公室将桌子一拼睡觉。为了不惊动值班人员,他不敢开灯、上厕所,每天准备好塑料袋接尿,第二天上班前,他再拎着尿袋扔进厕所。
半年后,黄斌不仅被报社正式聘用,月薪也涨到了1000元。他以每月80元的价格在石景山附近租了一处两平方米的简易房。这里冬天的洗脸水不倒,半小时就会结冰;夏天高温达40℃,蚊虫成群。但即便条件再艰苦,黄斌也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
随后几年,黄斌不断地在全国知名杂志发表文章,稿费高时,一个月就能收入两三万元。报社老总见他才华横溢,对他说:“我们这儿有个杂志搞不下去了,你是否愿意接手?”黄斌觉得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良机,欣然答应。
黄斌接手后短短几年,就为杂志社盈利100多万元。2004年5月,黄斌迎娶了小他12岁的妻子张树梅,并在海淀区购买了一套住房和一辆轿车,过上了令人羡慕的生活。
上当受骗后出走非洲
黄斌的事业越来越顺利,不仅拥有了六十多人的编辑、广告、发行团队,人生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2007年1月,飞黄腾达的黄斌一口气购下了三套豪宅、一辆奥迪A8,并租下了闹市区写字楼的一层楼房用来办公。那段时间,他每天出入歌厅和五星级酒店。哪的饭店好,他就去哪,一顿饭动辄上万元;兴致高了,他点一首歌能送出1000元小费。
从穷小子摇身变为千万富翁,黄斌不禁有些飘飘然了。2007年春节,他回家探亲时为了显示老板派头,从银行取出100万元,与人玩起了炸金花等赌博游戏。为了显摆,他连续三天包下一家酒店的贵宾房,供朋友吃喝玩乐。回到北京,他又经不起朋友鼓吹炒股,结果一入股市就白白损失了250万元……更惨的是,他明明已耗尽积蓄,沦落到天天在家做饭,算计着过日子了,偏偏又听信朋友建议,卖掉一套房子和车子,投资300万元接手了山东省临沂市一家即将倒闭的玩具厂。结果经营不到一年,金融风暴袭来,他血本无归。
2008年8月,黄斌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由于他卖掉了豪车,换了一辆捷达代步,再进入小区时,门卫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对他敬礼、免检放行,而是每次进行盘查,如果他偶尔把汽车停在家门口,立刻会遭到保安的呵斥和罚款。一次,他好不容易谈妥一笔生意,中午请人吃饭时习惯性地买单,结果一桌500元的饭钱,他刷卡时才发现银行借记卡里只剩下15元,单没买成,生意也搞砸了。
遭遇人生低谷时,妻子非但没有嫌弃黄斌,反而提出要卖掉房子给员工发工资,并鼓励他说:“既然当初你可以干出一番大事,现在为何不能东山再起?只要你吸取教训,本分做人,那些失去的早晚能找回来,即使找不回来,只要你努力了我也无怨无悔。”
在妻子的鼓励下,2009年年初,黄斌开始谋划新的人生。他偶然获悉非洲刚果缺乏游乐园,而当地可以无偿使用土地,于是毅然卖掉一套房子,筹集了200万元前往刚果首都金沙萨市考察。金沙萨市长同意免费给黄斌8000平方米的黄金地段开发游乐园项目,但考虑到所有设备都得从国内发来,成本巨大,终他无奈放弃了。
投资未成,黄斌却发现了另一个商机。由于当地严重缺水,很多中国人在那里靠打井赚钱。一个准备做打井生意的商人获悉黄斌在寻找投资项目,就游说他入股,表示愿意把自己的股份转给他一部分。黄斌投资心切,没多想便把投资款打到了对方账号上。
意想不到的是,当第一口水井打出后,那个商人见收益可观,不但没给黄斌办理股份变更手续,还把黄斌所有的投资款非法占用了。
黄斌被骗后大病了一场,躺在异国的小木床上,想到妻子期盼的眼神,他心里既无奈又失落。可这一切又怨谁呢?当初要不是自己肆意挥霍,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兜兜转转一圈后,他才发觉,其实自己并不适合做生意,自己真正熟悉和了解的还是传媒行业,在这个行业里,他只要脚踏实地地做事,就一定能重铸辉煌。
一再受骗,却成网络英雄
黄斌把目标对准了网络资讯。2010年5月,他购买了空间和域名,注册成立了北京千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招聘了多名网站策划、美术设计、程序员和新闻编辑。但由于不懂如何构建网站,还没运营,他就被两个工程师忽悠,造成不少损失。
2010年7月1日,黄斌经人介绍,认识了号称百度高级工程师的李晨,对方声称自己不仅具有大型网站的创建经验,还对编程烂熟于胸。于是,黄斌高薪聘请了李晨,可当李晨把网站做出来后,黄斌才发现这个网络平台不仅不支持跨平台系统,也不能和支付宝等支付平台对接。黄斌发现自己被骗,气得当场将李晨辞退。这三个月里,由于黄斌按照李晨的要求先后招聘了三十多人,连员工工资带投入就白白损失了30万元。之后,他又招聘了一个网络工程师,对方虽然建好了网站,但无法达到同时处理一百多个频道数据的能力,编辑传输文字、图片时效率极低。更可气的是,当黄斌追问原因时,对方居然以涨工资要挟,结果搞得整个网站工作无法开展,又白白损失了20多万元。
两次受挫,黄斌后通过猎头公司,从360和腾讯高薪挖来两名编程行家,这才解决了难题。
黄斌深知,一个网站如果没有高质量的内容,就不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千客网建成后推行了免费发布文章制度,让网民既是信息阅读者,也是发布者,拢住了一批网络消费者。这一借力使力的设计不仅丰富了网站内容,也让千客网很快成为广大网民交流、学习、互动的资讯平台,黄斌也成了风云一时的网络英雄。
2012年年初,黄斌完成了对妻子的承诺,不仅在北京买了三套房子,还在全国建立了多家分公司。
经历了大起大落和大喜大悲,黄斌终于懂得了人生真谛:一个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靠的是务实和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根本没有捷径可走!
编辑 陈陟 czmochou@163.com

摘要:痖弦为我国台湾当代着名诗人,主张诗歌追求形象、意境,并提出“新民族诗型”的观点,对台湾当代诗坛产生了很大影响,学界对其已有广泛研究。本文着眼于“超现实主义”这一角度,浅析痖弦诗歌的特点。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痖弦;超现实主义;台湾诗人
笔者对长诗心存敬畏,架构一首长诗比短诗复杂,理解一首长诗则要从纷繁的意象中拨出头绪。“正如诗人骆一禾所言:‘长诗于人间并不亲切,却是精神所有、命运所占据’。诗评家唐晓渡则指出,‘长诗是诗人不会轻易动用的体式……一旦诗人决定诉诸长诗,就立即表明了某种严重性’。他所说的‘严重性’主要是指潜隐在一首诗的发生与完成之间的深刻动机。”[1]
痖弦曾对长诗有过评论,他认为早期新诗中的长诗不甚成功,因为诗人们“仅仅理解到量的扩张,而没有理解到长诗的质的探索,误以为长诗只是在叙述一个时间的发展,而忽略了长诗精神层面的表达,也就是他们未能注意诗质量的把握”,他进一步认为,“一首现代长诗,与其说诗记录事件,毋宁说诗记录人性的历史和现代人心灵遨游的历史”[2]。其中“现代人心灵遨游的历史”和《从感觉出发》中的几句元诗精神相通,“一个患跳舞病的女孩/一部感觉的编年纪……”
如若说诗是感觉的编年纪,那么这首诗就是在如实地还原诗人思绪的变化情况。现代诗或多或少是按照诗人思绪发展变化来向前延伸,但是痖弦在写这首诗时,似乎明确知晓并履行这一创作方式,他写了感觉的发生、过程、终结。
一、从感觉出发
《从感觉出发》,从标题来看,就有在做诗歌实验的味道。“从感觉出发”是指诗人写诗的方式。写诗当然需要感性思维,但是这首诗是在描写诗人的感觉,“感觉”才是这首诗的主角。“对我来说,活着常常就是想着”,诗人引用了WH奥登的话。诗人展开了脑海中所有的感觉触手,去触碰另一个世界。
意识的世界极为丰富,贫瘠的现世日常语言无法承载它巨量的细节。譬如说“回忆可怖,让人难受”,诗人就以超现实主义的方式来细细描绘这种感觉:“日子的回声!何其可怖/他的脚在我脑浆中拔出/这是抓紧星座的蜥蜴,这是/升自墓中的泥土。”回忆从脑海里挣脱出来,那挣脱的过程,就像把脚拔出泥浆,就像扯掉一只抓紧星座的蜥蜴,泥泞不堪。这些是诗人对于“回声”感受的一次细致触摸,触摸的过程里,勾起了脑海深处关于泥浆、蜥蜴的混沌记忆,它们便以文字方式转述出来。语词之所以看起来荒唐,是因为日常语言无法表达混沌的感受与意识,只有超越现实中的日常语言,用其他方式来传递它们。在这里,现世的规则已无足轻重,现世的语言只是暂时借来,为了表述潜意识里那些不可名状的情绪、意念。意识回到它本来所在的世界里,全力感受着“日子的回声”中每一平凹粗细。阅读这句诗时,就像被包裹在无名的液体中,闭上眼去感受远方。
“而当蝴蝶在无花的林中叫喊/谁的血溅上了诸神的冠冕”也是一例我喜欢的超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软弱的无辜者被杀害,亵渎了神灵。这一句诗的技巧性似乎要强于上一个例子,诗味更浓,意象和转述方式都经过精心选取和设计。痖弦并不排斥对诗歌语言的设计,纵使是写感觉这样抽象混沌的对象,他曾表示,“对于建立中国现代诗的语言新传统,笔者一直相信准确和简洁是创造语言的不二法门”[3]。“意象要有约制,不能挥霍,要精简、精审地处理……用少字数表现大的内涵,以有限表无限。”[4]
诗中所说的“回声”就是标题里“感觉”的一种,“回声”,也即回忆,是以“感觉”的形式展开的,有点潜意识的味道,与此相对立的是理性思考,写出来的或许就是叙述逻辑清晰的回忆性散文了。
对于“感觉”这个对象,诗人在诗里也进行了直接的描述:“而我回声的心/
将永不休歇/ 向五月的骤雨狂奔/ 以湿濡的鞋子掠过高高的悬崖/
看哪!一个患跳舞病的女孩”。“感觉”是患跳舞病的女孩,无法控制,不能停下,“骤雨”“悬崖”写思绪的高亢。
二、超现实主义
《给超现实主义者》可以给我们更多的思路,痖弦这样写道,“你渴望能在另一个世界里闻到荞麦香/
把一切捣碎/
又把一切拼凑”,“你不属于逻辑”。另一个世界即是意识的世界,而不是“逻辑的钢钉”。那里有吸引超现实主义者的“荞麦香”,捣碎和拼凑也就是意象重组的过程。诗歌是诗人坦露内心的语言,诗人戈麦在《关于诗歌
》中说,“诗歌应当是利斧,它能够剖开心灵的冰河。在词与词的交汇、融合、分解、对抗的创造中,一定会显现出犀利夺目的语言之光照亮人的生存。诗歌直接从属于幻想,它能够拓展心灵与生存的空间,能够让不可能的成为可能。”
在笔者看来,意识的世界纷繁复杂,诗是语词的一种形式,而语言为社交而生,社交讲求效率和准确,日常语言传达比较单一的信息,是对意识世界粗暴的省简。善感的诗人想要传达他们完整的内心,必然要使语言负载更多的信息,比喻,是使语言丰富的佳方式。那些由比喻而来的意象是空间中的一个点,它们所能产生的意义与联想向四面八方伸展开去。诗中那些丰富的意象,它们在各自的点上,所代表的含义所能引起的联想又向四面八方伸开,交叠在一起,交叠的部分便是诗人的真实内心世界。
阅读诗歌,从某种意义上说,便是连缀意象,窥探心境的过程。优秀的诗歌,可以让读者感受到某种情感,那么它的意象必然不能全然私人化,例如由游泳想到乌鸦,除了荒诞我感受不到其他东西。对诗歌的审美要求读者和诗人间有许多共同的审美体验和情感。诗人在选取意象时,必然内含某种逻辑。痖弦的诗歌常常难解,但是似乎没有读到那种荒诞不经的意象组合,纵使难以猜测诗人隐喻的本体,但是意象依然能唤起感性的记忆。
三、社会性批判
痖弦的诗,被贴上了超现实主义的标签,而台湾超现实主义诗歌,又经历过关于它缺少现实性社会性的批判。可是,在我的阅读经验里,痖弦的目光常常停留在现实中。《某故省长》、《弃妇》、《水夫》、《上校》、《C教授》、《乞丐》、《坤伶》,描写对象都是社会中的人物,诗中对这类人物的描写的确没有很强的历史背景,以至于我们可以认为他们在很多时代很多地方都存在。如《神》这首诗,“神孤零零的/
坐在教堂的橄榄窗上/
因为祭坛被牧师们占去了”。诗人讽刺了祭坛上“牧师”的多余,而祭坛上的牧师却不仅仅只存在一个时间里一个教堂,这类诗的适用性极广。
诗人把诗多余的现实背景都剔除掉,仅仅留下诗核心的骨架,就像痖弦在《焚寄T・H》里所写那样,“在我们贫瘠的餐桌上/
热切地吮吸一根剔净了的骨头/
――那精巧的字句?”骨,是不朽的。诗人想将诗歌的精神大限度裸露在外。我将这样剔除现实的行为,看做是对达到永恒的追求。
古代文学经典流传至今是因为它们内在的永恒性,比如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一个古代希腊神话故事,内核里却有着让所有时代可以为之共鸣的母题,命运、欲望、叛逆。而现代主义风格的文学卸掉了许多担子,譬如小说越来越不注重故事情节和人物性格,卡夫卡《城堡》里的主人公名字是一个字母。
在某些诗歌创作中,诗歌的细节背景被作为无足轻重内容给追求精炼的诗人省去,这样的诗仿佛获得了更广泛的存在与更强的生命力。《上校》可以解释为是反映战后台湾众人沉闷的精神状态,《水夫》则有对徒劳的愚行的叹息,《乞丐》写没有生活激情的破落之人。若以不指涉当下具体现实,来消解痖弦诗歌中现实性与社会性,这是不公的。
参考文献:
[但是痖弦在写这首诗时4008com云顶集团,一个准备做打井生意的商人获悉黄斌在寻找投资项目。1]张桃洲.《极限中的迂缓――七十后写作初探》.见《语词的探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93.
[2]痖弦.《现代诗的省思》.见痖弦《中国新诗研究》.洪范书店,1981,19.
[3]痖弦.《现代诗的省思》.见痖弦《中国新诗研究》.洪范书店,1981,16.
[4]《痖弦谈诗》.《文艺天地任遨游》.台湾光复书局,19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