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于以法律利剑捍卫英雄名誉,相关部门要求徐老汉开具祖父母的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12日

英雄名誉不容诋毁,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在这起个案中,祖父母的死亡本为“不证自明”。要求给离世近百年的人开具“死亡证明”,有关部门看似谨慎、负责,实则是在推卸责任,究其本质还是没把群众放在心上。

按照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邱少云烈士胞弟邱少华诉孙杰和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一审判决要求,两被告于21日至25日连续5天在人民法院报刊登致歉声明,向邱少云烈士家属致歉。

让年近七旬的老人为离世近百年的祖父母开“死亡证明”,听起来匪夷所思,却真实发生在宜昌市民徐义清身上。为了把父母生前的房产继承过户到自己名下,从去年3月开始,他先后到当地公证处、社区居委会、派出所、法院寻求帮助,但折腾一年多,事情仍没办成。

本案的重要意义,在于以法律利剑捍卫英雄名誉,对背弃民族精神、破坏道德规范的行为予以坚决否定。

父母没留遗嘱,徐老汉要继承这套房产,至少要证明两件事情。一是父母已经去世;二是其他继承人均放弃继承或者不存在别的继承人。《继承法》规定,被继承人的父母、配偶和子女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理论上,父母的继承人包括徐老汉和他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祖父母、外祖父母。

在于以法律利剑捍卫英雄名誉,相关部门要求徐老汉开具祖父母的。近年来,抹黑英雄、歪曲历史的事件频频发生。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以“揭秘历史”之名,行颠倒黑白、扭曲历史之实,更有甚者,极尽诋毁之能事,严重侵犯了英雄的名誉和尊严。

为了排除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继承权,就需要证明他们已经死亡。表面看,相关部门要求徐老汉开具祖父母的“死亡证明”,似乎于法有据,事实上却让他陷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之中。难道开不出祖父母的“死亡证明”,就没办法继承父母的遗产吗?难道法律真就这样不通人情事理吗?

本案判决明晰了一个基本原则:任何自由都负有不得超过法定界限的义务,学术自由以及其他自由必须在宪法、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必须以不侵害他人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为前提。

其实不然,《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明确,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根据徐老汉及其父母的年龄,再加上日常生活中能活到一百三四十岁的人实为罕见,完全可以直接推定其祖父母已经死亡。也就是说,在这起个案中,祖父母的死亡本为“不证自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