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丽很重视费暮迟给她的机会,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生产发展及实际应用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11日

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生产发展及实际应用

作者有话说: 中国论文网
初中毕业时,有位男生在我的同学录留言栏写了一句话:我是你的fan,唉,苦!同学录早已丢失,我却仍记得他用歪扭字迹写下的这句话。这话像一粒种子扎根在我心底,哪怕我们没有后来,种子依旧开出芬芳的花,成为美好回忆。但愿你们都能像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遇到一位将你们当成独一无二的玫瑰花的王子。
所有花里,唯独玫瑰从不叹息,她把时间都用来开成一朵美丽的花。她在等一个人,忍痛拔掉她的刺,拥抱她的花朵。
乔斯丽是个作息极其规律的人。
新学期的课表出炉,她花费半个小时来规划日程。她不参加社团活动,坚持独行侠原则,生活规律得犹如一只活闹钟。
但近期她调整了行程,在“12:00―12:30”这一区间,增加一项行程“费暮迟”。
费暮迟,性别男,车辆工程院系大二学生。这位师兄各方面接近完美,人缘极好,在校论坛上凭一己之力,将整个专业平均颜值提高了一颗星。
――他们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01.因为,我把你加进每日行程表里了。
上午的课结束,费暮迟走出教室就看到乔斯丽。
他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她却甩动扎得高高的马尾朝他走来,犹如斗志昂扬的战马。
“师兄,你要去学生餐厅吧?我也去。” 这话令人压力倍增,更别提有胃口吃饭。
俗话说吃人嘴软,费暮迟决定先收买她:“小乔师妹,今天我请客,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突然这么严肃,莫非师兄终于决定把电饭锅还我了?”
说来或许没人信,受欢迎如他,被师妹纠缠不是因为她暗恋他,而是因为一只电饭锅。
上个月,费暮迟去检查违规电器,收缴了乔斯丽的电饭锅。
自此,她阴魂不散,准时在午饭时间找他。
休息日还好,他不去学生餐厅,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偏偏他这学期课表很满,工作日没法藏,只能认命。她估计查过他的课表,总能准点等他去学生餐厅。
乔斯丽长得不难看,吃相也不差,费暮迟刚开始还会边吃饭边调侃她。
她除却喜欢念叨“师兄,你什么时候把锅还给我”之外,和她相处并无多大问题。她算是健谈,看到他挑食,会毫不客气地指出。
这期间,费暮迟试图动摇她的决心。
他告诉她,缴获的电器在仓库里,期末考试后才能领回,她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不如去做有意义的事。
乔斯丽扎马尾的橡皮筋“啪”地绷断了,黑亮长发披散,形似女鬼。
她从包里摸出一根橡筋把头发扎好:“师兄不用担心,因为,我把你加进每日行程表里了。来找你和吃饭并列在同一时间段,并没有浪费。”
这话说得有点像告白,细思却有两方面意思:好的方面,他天天有人惦记,有人陪吃饭;坏的方面,他和“起床”“晨跑”并列,根本没被当人看待!
不知不觉快一个月了,费暮迟精神遭到重度摧残,他想,长痛不如短痛,他要做个了结。
埋头吃饭的乔斯丽人畜无害,他先用方案A:“小乔师妹,没收电器是我作为学生会干事的工作。不如我买一个新的给你,好不好?”
用他的卡买了加大份牛肉盖浇饭的乔斯丽抬眼:“你确定,你是公事公办地缴了我的电饭锅?我胃不好,睡前要喝小米粥,现在我不仅煲不了粥,买好的米也快过期了。”
费暮迟移开视线,用手支住弧线优美的下颌,试图以美貌掩饰他的心虚。一般情况下,女生看到他忧伤的侧脸,都会心软放过他。
可她眯眼,持续向他发射逼问光线。 他举手投降:“我承认,是我公报私仇。”
第一次遇到乔斯丽,是费暮迟赶去心理学选修课的途中。
他在转角处和一位女生发生碰撞,当时,她提着的东西都掉落在地。因为他要给教授准备课件,匆匆帮她捡起,就赶去阶梯教室。
他刚测试过麦克风,就见适才的女生走了进来。
她从他面前经过,他注意到有个袋子不停地往外掉米粒,忍不住提醒她。
“同学,你的米漏了。”
费暮迟忘了他刚打开麦克风,这句话扩散出去,引来哄堂大笑。女生涨红了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上完课,她拦住他,将米袋举到他面前给他看。
“你撞破我的米袋子,记得要赔我。我还要去图书馆,在二楼,你买完给我送过去吧。”
生怕他赖账,叫乔斯丽的女生还拿走了他的学生证。
那是费暮迟人生第一次买米,此番经历,令他对这位师妹印象深刻。
数日后,他去突击检查违规电器,借机收缴了乔斯丽的电饭锅。
他没想到,接下来遭殃的人会是他。 02.他能不能认为,她是真的挺在乎他?
时针向深夜十点钟靠拢。
空无一人的仓库外,两道黑影小声而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费暮迟拉开一条门缝,让乔斯丽快进去找她的锅,他留在门外望风。
“你真的不会出卖我?我有预感我进去后,里面会跳出来几名凶神恶煞的保安,将明晃晃的电筒照在我身上,把我当成犯人绑起来严刑拷打。”
“乔大女王,你是警匪片看多了吧?我以身犯险陪你来,你动作不利索点,被保安发现我们都要完蛋。”
路灯昏暗,她的眸光闪烁,迟疑片刻后选择相信他。
费暮迟守在门外,切身体会到什么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昨天午饭时,他提出赔新的电饭锅给乔斯丽,却遭到拒绝。
“如果买一个新的给我,期末考试后旧的回来,我就有两个锅,浪费资源。”
他没忍心告诉她,学生会缴获的电器多半无人认领,将作为义卖物品。一旦被没收,她的锅等同于有去无回,他才提议赔她新的。
既然她拒绝,就剩方案B了。
费暮迟搞来仓库钥匙,将“电饭锅拯救行动”定在今晚十点。起初,乔斯丽坚决不同意,在她的行程表里,这个时间要睡觉。
他费尽口舌地劝她:“你的锅还在黑暗里等待主人的救援,你忍心吗?”
神奇的是,她居然答应了。
半天不见乔斯丽出来,他压低声音问道:“小乔师妹,你的锅找到了吗?”
乔斯丽两手空空,一脸沮丧地走出来。
“我……不记得我的锅是哪个,大家都是在超市买的,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多看一眼我都要得密集恐惧症。”
远处传来保安大叔走调的歌,费暮迟拉住她,匆匆往回走。
“我买一个新的给你,快走。” 她沉默,这次同意了。
夏日燥热的风吹过,送来她身上的淡淡香气。费暮迟出神间,“啪”的一声,乔斯丽扎头发的橡皮筋崩断打在他脸上,他忍不住惨叫。
“你别吓我,难道真的有……”
仓库在老教学楼,听说闹过灵异事件,她之前之所以不敢来,就是怕……
他邪恶地扬起嘴角:“对的,好像有什么抓了我一把。” “那我们快跑!”
乔斯丽拽住他狂奔,她没有丢下他一个人逃走,他能不能认为,她是真的挺在乎他?
现实很快送他一记耳光。跑了许久她停下来,气喘吁吁地撑住膝盖,指向前方。
“去吧,师兄……现在还来得及。”
他们停在超市门外,她拉着他,只是怕他趁乱逃跑。
买了电饭锅,费暮迟如释重负:“这次你可要藏好,下个月不是我检查电器。如果被收了,你更不要去纠缠别人,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欺负。”
“师兄不针对我,我也不麻烦你。”她歪头,“明天中午,我请你喝粥吧。”
昏黄路灯在她柔顺的发顶打下一圈柔光,她笑起来真好看,右脸颊有深深的酒窝。
翌日,乔斯丽带了个保温桶来找他,他满怀期待地打开。
第一层,白粥;第二层,白粥;第三层……还是白粥。 他怀疑她是在变相报复他。
“小乔师妹……”他硬着头皮尝了一大勺,“这粥入口即化,米和水的比例把握得很好,但白粥和小菜更配哦。”
“师兄不是小孩子,难道吃药还要吃糖吗?”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一次性给我熬这么多,不会是米快过期,觉得扔掉可惜吧?”
乔斯丽连忙低头剥橙子,假装没听见。
寡淡的白粥难以下咽,费暮迟去买了几个小菜。
见他就着咸菜吃得欢,她皱眉:“腌制品对身体不好,还是少吃。”
“小乔师妹,你是不是有强迫症?”
本是玩笑话,她却神色大变,手误将剥好的橙子丢向了垃圾桶。
费暮迟及时接住橙子,咬了一口。
他还有事要忙,没多停留,临走前,突然亲切地拍了拍她的头。
头顶清晰地残留有他掌心的触觉,乔斯丽忍不住摸摸头,撕下一张写有“笨蛋”二字的字条。
03.这么关注我,你是在跟踪我吗?
将费暮迟的名字从行程表里删掉,乔斯丽莫名地感到失落。
她回归以日程表为基准的生活,像编好程序的机器人。
三月初,学校举行春季运动会,班主任要挑选一名负责人。这类要和很多人打交道的活动,费时费力,她惯例假装是空气,不参与讨论。
班长举手:“老师,这种锻炼机会要让给平时不活跃的同学。”
要说以“不活跃”着称,非乔斯丽莫属。
统计完参赛名单,乔斯丽拿着表格去学生活动中心。
学活大楼有很多社团活动室,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学生。她像踏上了冒险的旅途,忐忑不安,连找个人问路都没勇气。
唉,明明面对费暮迟,她就像被按下了话痨开关。
“小乔师妹,你在找什么?”说曹操,曹操就到,费暮迟注意到她手里的表格,扬了扬他手里的A4纸,“我刚好也要过去,一起走吧。”
费暮迟负责他们班的运动会,她忍不住感慨:“师兄真是个大忙人。”
平时她在校园里总能看到他,有时是帮教授做事,当募捐活动的主持人,客串校广播节目。甚至她路过英语角,都能看到他在喂鸽子。
他窃喜:“师妹这么关注我,你是在跟踪我吗?”
她摊手:“是师兄到处跑,我想不注意到都难。”
到了学生会办公室,他把流程跟她说一遍,让她把表格交给负责录入的同学。学生会干事和他关系不错,一个劲地起哄。
费暮迟反驳:“你们别想歪了。”
“嘿嘿,之前我们看到你送人家电饭锅,差点下巴掉地上。老费啊老费,送女孩子礼物就送点高档精致的东西。你送个锅,要不是妹子脾气好,那只锅就套在你头上了。”
他笑笑不反驳,乔斯丽想插话,却说不出口。
有费暮迟的帮助,乔斯丽很快便把运动会的准备工作弄好了。
开幕式前夜,学生会那边通知她,他们班的运动员和比赛项目完全对不上。参赛表格贴在公告栏,有学生投诉错漏百出,诸如报名跳远的女生,被安排去参加男子游泳之类的投诉不绝。
不可能出错的啊,她核对过十几遍。
乔斯丽赶到学生会办公室,所有负责人齐刷刷看向她,她低着头,脸火辣辣的。
总负责人是大三的师姐,二话不说,就把矛头指向她。
乔斯丽无法忍受这种公开批评,推开门跑走了。
楼下到处都是人,她生怕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便冲向天台,躲在楼梯间蜷成一团。
楼道灯亮起,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你本来皮肤就不白,躲在这里是要和黑暗融为一体,扮幽灵吓人吗?”见她不动,费暮迟似乎生气了,“跟我回去,与其逃避现实,不如核实清楚错误在哪里。”
她抬头,小声念道:“石头剪刀布!” 他们默契地同时出拳,她输了。
他得意:“我可是运气王,微信抢红包、猜拳都几乎没输过。”
他们经过一番核对,很快弄清楚原因,出错的原因是负责录入的同学看歪了。纠正错误后,将正确的表格打印出来,乔斯丽如释重负。
她抬头看墙上的钟,已是凌晨,而费暮迟一直陪着她。
她老实跟他道谢:“师兄,今天谢谢你。”
“很多问题好好沟通就能解决,下次记得别逃走。”
熄灯后的校园格外宁静,路灯拉长他们的影子,她却什么都说不出口。逃避不是唯一退路,却是她不得不选择的路。
04.这么说的人,师兄还是第一个。 “小乔师妹,总算找到你了。”
费暮迟刚走过来,暴雨“哗啦啦”从天而降,雨势大得看不清路,他们就这样被困在山里。
大一有门必修的课外实践课,通过参加公益活动来修学分。
乔斯丽报名去西山公园拾荒,到达集合地点,才发现费暮迟也在。女生们叽叽喳喳地围住他,她没机会跟他说话,只好拎着袋子上山。
一行人都把这当成春游,风景不错,乔斯丽走累了就在凉亭坐下,没想到睡着了。
她被雷声惊醒,积雨云翻滚,现在下山怕是要淋雨。
她打开手机,看到组织活动的老师在群里发了消息,让同学们互相通知,但并没有人告诉她。
她没想到费暮迟会来找她,忍不住嘟囔:“师兄的性格真吃亏,不来找我的话,你早就回去了。”
“忘恩负义的小鬼,别人走大老远的路找到你,你竟然不道谢。”他用手指轻敲她的头,“我不觉得帮你吃亏。别告诉我,你不和人来往就是这个原因。多和人交流,等你交到知心朋友,你收获的就远比你‘吃的亏’要多。人情也要投资,懂吗?”
“我不是怕吃亏,是怕……被人讨厌。”
高中时,乔斯丽每学期都担任宿舍长,将住宿环境整顿得井井有条。学校伙食不好,周末同学们都组队外出吃饭,小吃街的食物不卫生,每次她都忍不住提醒他们少吃。
渐渐地,大家出去吃东西都不叫她。 她被孤立了。
和她关系好的同桌,甚至跟人批判她:“和乔斯丽同桌好累,她老念叨这样,担心那样,简直比我妈还烦。”
上大学后她放弃融入集体,哪怕在别人眼里是朵奇葩,她也不想被接纳后再被排挤。
“奇葩有什么不好?我觉得你这样挺有特色啊。就像玫瑰花,周身是刺,跟其他花一对比显得奇怪,但它因刺而独特。”
“这么说的人,师兄还是第一个。”
她心底的不安定因素,因他的话,被驱散了一部分。
雨过天晴,他们一前一后下山。
乔斯丽停住脚步,费暮迟走出好远,发现她没跟上来。
“怎么了?不走快点,等下一场雨来,我们就回不了学校。”
她双手拢在嘴边:“师兄,我会努力和大家相处的!”
“你的决心不错,需要我帮忙吗?”
乔斯丽点头。雨后路滑,她冲下来时踩到湿润的青苔刹不住脚,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他们双双摔进泥潭里,浑身泥浆。
下了山,出租车看到他们都猛踩油门,公交车也拒载。西山公园离学校步行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他们只能走回去,一路沐浴在各种视线里。
隔天,有人在校论坛发了两个泥人现身校门口的照片。
在学生餐厅遇到费暮迟,乔斯丽把帖子给他看。他盯着照片,惋惜地摇头:“把你拍得丑,我能理解,凭什么我这么帅还被拍得像条泥鳅?”
“得了吧,谁认得出你?” 音量太大,周围的人都看过来,她赶紧低头。
“小乔师妹,你微博的粉丝少得也太可怜了,还不如僵尸号。”
“要你管,别乱翻人家的手机。” 她伸手去抢,他把手机举起,快速操作完毕。
“原来你有关注我啊,这就好办了,我也关注你。”他把手机还给她,“现在,我也是你的粉丝了。”
乔斯丽满脸通红,只能在桌子下使劲踩他的白球鞋泄愤,心却被莫名的暖流包裹。
05.他会难过,把真心藏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
乔斯丽眼望热闹的庭院,忍不住叹息。
周六这天,费暮迟要去儿童福利院,顺便邀请了她。
怀抱着小孩子心思单纯,和他们相处应该很顺利的天真想法,她欣然同意。
下车后,费暮迟走向那群孩子时,乔斯丽……拔腿跑走了。
福利院改建自废弃小学,场地算宽敞,她找到一间废教室藏好。
透过窗户,她能看到费暮迟和孩子们在玩老鹰抓小鸡。他的T恤下摆被扯得像只风筝,额头有泥土和汗,形象全无,他却毫不在意。
蝉鸣喧嚣,像在斥责她的懦弱,她把脸埋进膝盖,学鸵鸟逃避现实。
脚步声传来,她不敢抬头:“师兄,我……” “跟我过来。”
盛夏的风拂过,他的掌心很烫,却很有力。
孩子们在大堂里自由活动,一位扎辫子的小女孩见他们过来,递给乔斯丽一本绘本。乔斯丽接过,弯腰问她:“你是要姐姐读故事给你听吗?”
小女孩退后几步,不仅是她,其余的小孩似乎都对她有种戒备。
来之前费暮迟告诉她,这里的孩子比较特别,需要耐心沟通。
她读完一个故事,氛围沉默得可怕,响亮的掌声自头顶传来,是费暮迟。
眼泪顿时像断了线的珠子,看到她哭,却有孩子拍手了。
“大姐姐哭啦,真羞羞!”
费暮迟一言不发地拿过绘本,竖起来挡住她的脸,他应该对她失望了吧,陪小孩子玩这么简单的事,她都做不好。
返回的路上,他问她:“下周星期六我还会过来,你还来吗?”
她连忙点头:“要来。”
好多事情都只有一次机会,例如生命。怀抱重来一次绝对不会失败这一想法的人,数不胜数,却很少有人真有重来的机会。
那些孩子仿佛一面镜子,映照出她的内心。好多时候,她想和人接触,却害怕遭到排挤,只能假装不屑与人来往。她制定行程表,确保时间都有效利用,没有空隙和他人交流。
她不想再逃避了。 约好的周六到来,乔斯丽很重视费暮迟给她的机会。
她硬着头皮陪孩子们玩了一整天。玩猜谜游戏时,她输得太惨,脸被画成大花猫;她买来一大束彩色吸管,教女孩子们叠星星,男孩子们要来捣乱,费暮迟带他们去玩打仗;福利院的阿姨固定半个月给孩子们剪指甲,有的孩子指甲长得快,她一个个帮着修剪……临走前,小朋友们送了她几颗歪歪扭扭的星星。
回程的公交车空位很多,他坐在靠窗位置,替她挡太阳。
乔斯丽揉着发酸的腿:“谢谢师兄带我来,我好像没那么紧张了。”
日光透过斑驳的茶褐色玻璃,在他脸上洒下了一层光,他嘴角上扬。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她只道他谢她帮忙照顾孩子们,并不知道,这句话里有多复杂的感情。
玫瑰花觉得园丁先生很强大,他不管日晒雨淋,都坚持照料花草们。
可园丁先生不过是普通人,他会难过,把真心藏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扼杀掉几不可闻的哀鸣。
06.他无声的求救,她无法视若无睹。 迟钝如乔斯丽,也发现费暮迟有点异常。
除却每周去福利院,他还时常通宵画设计图,睡几个小时,又赶去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
从某种程度上看,他近乎强迫地想帮助别人。
近段时间,她跟福利院的孩子们相处得挺融洽,和同学的关系也逐渐变化。从福利院返回的巴士上,她觉得,是时候该跟他坦白她的过去。
“我伯父是位作家,生活极其不规律。”
伯父在她记事后查出胃癌,戒烟戒酒,强制过健康生活。但为时已晚,他的病情不断恶化,形容枯槁,邻居家的小孩子看到他都会被吓哭。
乔斯丽小时候不听话,奶奶就拿伯父吓唬她。她吃个泡面,或者看电视时间长了,奶奶都会说,她要是不好好生活就会变成伯父那样。
大人看来,这些话不过是教育的一环,她却牢记在心。
伯父病逝后,她不敢做任何有害健康的事,活得小心翼翼。
“中学时,我发现大家都过着不规律的生活,奶奶的话并不会成真,我才慢慢地解除掉心理暗示。”她诚恳地望着他,“师兄勉强自己帮别人,是有什么原因……”
费暮迟毫无预兆地靠过来,把额头抵在她肩膀上。
他累了吗?她屏息,怕惊动他,他却站起来:“既然你的社交障碍治好了,我们以后不用再见面。”
巴士靠站,离学校还好远,他走下车,背影消融于夕阳坠落的方向。
那以来,费暮迟真的总是避免跟她接触。
他搬出学生公寓,大三的课程不多,他很少来学校上课。
乔斯丽掐准时间在学校里偶遇他,他巧妙地绕路避开她,或者装作听歌没留意到她。她周六去福利院,听阿姨们说,他近期都没来。她去求助他的同学,得到众口一词的回答,大家近很少和他接触,不清楚他在做什么。
有人告诉她,心理系的费教授是他堂叔,说不定知道点什么。
费教授听她说明来意,忽然问:“知道真相,你又打算怎样?”
“他帮过我很多忙,我也想成为对他有用的人。”
哪怕,她能为费暮迟做的事情并不存在。
从周围人的反应来看,不难推断出费暮迟不仅和她拉开了距离,还拒绝与别人接触。是她贸然问出口,令他产生了抵触吗?他若继续这样封闭起自己,很可能会出事。
他只会拯救别人,并不懂得如何向人求助。
乔斯丽能感应到他无声的求救,她无法视若无睹。
僵持许久,见她不肯放弃,费教授才把隐瞒的过往摊开。
07.她就近在他身畔,却没能察觉到他的不安。
费教授的女儿,也就是费暮迟的堂妹,和他关系很好。
堂妹高中时遭遇校园欺凌,到了不愿去学校的程度。
暑假里,费暮迟去找她玩。他和堂妹就读的学校不同,不清楚她的遭遇,见面后一如既往地问她学校里的趣事。听说她不肯去学校,他故意把学校说得很好玩,试图说服她重返校园。
堂妹看他的眼神里充满陌生,她觉得,世界上没有理解她的人。
失望的少女彻底封闭起内心,沉默地缩在被窝里,将房间的窗户遮得严严实实,不透一丝光。他们本是无话不说的关系,可他所处的世界,有她抵触的光明。对他而言普通的事,却是她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
后来,患上重度自闭症的少女,被她妈妈接去德国接受治疗。
“阿迟认为,是他用幽默的语言,积极的态度,将堂妹推向了深渊……但真正不称职的,是我这个没能倾听孩子心声的父亲。”
乔斯丽之前就觉得,他看她时,像在凝视谁的身影。
她跟费教授打听到费暮迟家的地址,守在他家门外,落日时分,才见他走出家门。
“师兄,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穿得很随意,白色运动服套装,头发有点凌乱。
见他想绕道走,乔斯丽先一步拽住他的胳膊,誓不放手。
“我去找费教授,让他把你的事告诉我了。”
费暮迟挑眉:“所以呢?你知道我帮你不过是一种变相的赎罪,要来谴责我吗?”
他真的很害怕身边再出现堂妹那样的牺牲者。
堂妹曾说过,将来她要成为一名教师,她的梦想却被扼杀了。无论是去福利院照顾小朋友,还是参加志愿者活动,他都是为了自己心里好过点。
“师兄遇到麻烦,为什么不能坦率地向人求助呢?高中时那些孤立我的同学估计没料到,他们的举动对我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们不自责并不代表他们没错,师兄会自责,是因为师兄意识到自己的错罢了。”
夕阳是蜜桃香槟色,她脸颊上浮起淡淡红晕,她清澈的眼珠子流光溢彩,折射出无所畏惧的神色。
她就近在他身畔,却没能察觉到他的不安。
现在的她,和懊悔没能帮到堂妹的费暮迟,应该是一样的心情。
那么,他会做出什么选择,她再清楚不过。
08.未来并不是只能走悲剧路线,你能三思而后行吗?
乔斯丽提出,这次轮到她来开导费暮迟,但他拒绝了她。
她黯然地离开这座城市,以后的日子,她总会回想起他孤寂的背影,恨自己不够勇敢。长久下来,她再度患上心病。远方的费暮迟,也因紧闭心扉,恶化成重度抑郁症。
乔斯丽拿着iPad,将她的设想展示给他看:“如果你拒绝我,选择悲剧路线,我们很可能变得跟你堂妹一样不幸。师兄,你真的不考虑下慎重选择吗?你的选择,关乎两个人的未来。”
费暮迟茫然,他低头瞄了眼屏幕上的字,又将脸凑到她面前,确定她没在开玩笑。
“小乔师妹,你的设想,会不会有点严重?你该不会是近玩游戏玩得太疯,有点分不清现实和虚拟吧?”
帮助乔斯丽摆脱社交障碍时,他曾建议她玩游戏,让她先试着和虚拟人物对话。
她照做了,还告诉他效果很不错。
“不会,这叫假想人生。师兄一定无数次设想过,如果当时能正确理解堂妹的心病,对症下药而不是盲目鼓励,她的病情就不会恶化。去福利院时,面对逃避的我,是师兄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这次,由我来给你第二次机会,难道不行吗?”
她之所以站在你面前,是因为过去的他帮了她。就算他说帮她不过是变相赎罪,可在知道她的心理障碍前,他就已经为她做过那么多事,不可能全是演戏。
他果然是太温柔了。
乔斯丽再次令费暮迟产生挫败感,她为了一个锅能纠缠他一个多月,他怎么就忘了呢?
为了怯懦的园丁先生,玫瑰花自己拔掉硬刺,把她的花呈现在他面前。
她直接以她的真心,来向他告白。
他甩开她的手,退后一步:“你觉得,我不拒绝你的话,我们就真的会有happy
ending吗?小乔师妹,生活不是游戏,攻略失败后,不能走别的线。我害怕连带你也变得不幸。”
“怕什么,我会努力当一名神队友。”她指向身后万丈阳光,上前一步,“明明光就在这么近的地方,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抓住光,也不试着依靠我,独自一人背对夕阳走向黑夜。事在人为,未来并不是只能走悲剧路线,你能三思而后行吗?”
僵持许久,他扬起嘴角,如释重负地低下头,把额头搁在她肩上。
“以后的路,就拜托你了。” 乔斯丽轻拍他的背,这次,她不用担心会惊动他。
09.玫瑰把时间都用来开成一朵美丽的花。
乔斯丽还记得,去西山公园拾荒那次,费暮迟说她像玫瑰花,用刺来保护自己。
“所有花里,唯独玫瑰从不叹息,她把时间都用来开成一朵美丽的花。她在等一个人,忍痛拔掉她的刺,拥抱她的花朵。我认为你虽然固执,但是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能被你接纳并喜欢的人,一定很幸福。”
以前她心无旁骛,生活只有一张行程表,是因为身边没有能干扰她的人。
如今,那个人出现了,就是他。
玫瑰花也和所有花一样多愁善感,会叹息,而且不够勇敢。乔斯丽不确定被她喜欢的人是否真的会幸福,但她能确定,她喜欢费暮迟,要将令他痛苦的一切阴霾驱逐干净。
当他的天空晴朗,便更适合玫瑰绽放。 编辑/叉叉

时间:2016-09-01 09:3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不定形耐火材料是一种新型耐火材料,它不需要经过预先烧成,以松散状混合物交货和成型烘烤后便可使用,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不定形耐火材料发展的论文范文,欢迎阅读查看。

不定形耐火材料具有以下优点:生产工艺简单,系统节约能源,产品性能优良,能够任意造型和使用寿命长等。与此同时,应用领域也由低中温气氛炉向高温熔炼炉扩展,使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应用范围不同往日,有着较好的经济效益。

4008com云顶集团,1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类型及生产工艺

1.1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分类

根据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组成,不定形耐火材料分为重质和轻质两大类,轻质不定形材料的体能密度小于1800kg/m3,重质不定形耐火材料的体能密度大于等于1800kg/m3.根据不定形耐火材料的产品形式,人们把不定形耐火材料分为定形制品、特种材料和散装材料3种类别。另外,我们还在上述分类的引导下,按结合剂种类、耐火骨科品种和施工制作方法进行分类,这种分类实用性很大,应用多的是按施工制作方法分类,比如浇注料、涂抹料、可塑料、压入料、投射料和预制块等便是按此方法分类的。

1.2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生产工艺

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生产制备有定形制品生产和散状料生产两大类别。按其品种的不同,生产方法也不一样。

乔斯丽很重视费暮迟给她的机会,不定形耐火材料的生产发展及实际应用。耐火浇注料的生产。耐火浇注料的生产主要有以下工序:耐火原料的破碎、粉碎、筛分、配料、混合、分装和检验等。`耐火可塑料的生产。耐火可塑料与耐火浇注料生产的区别是,耐火可塑料生产中增加了混炼、挤泥、切坯、包装盒贮存等环节,因此增加了挤泥机、切坯机等设备。

预制块的生产。预制块是使用耐火浇注料或耐火可塑料等生产的定形产品,是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品种之一。相比于现场施工的不定形耐火材料,预制块具有尺寸精确、性能稳定和施工周期短等优势。而相比于烧成耐火砖,预制块的优点是整体性好、无高温烧制、施工简单等。某些情况下预制块无需烘烤便可使用。与耐火浇注料和可塑料相比,预制件的生产增加了湿式混合、成型、固化和烘焙工艺。预制块的成型,通常在振台进行。表1为不定形耐火材料的主要技术规格和振动台的性能。

2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发展

不定形耐火材料是一种新型耐火材料,它不需要经过预先烧成,以松散状混合物交货和成型烘烤后便可使用。这种材料可做成无接缝的衬体和构筑物,所以被称之为整体耐火混凝土。不定形耐火材料产量逐年增加,尤其是在使用复合结合剂,超细、高效的添加剂后,烧结和自我膨胀的理论指导自行组合,创新了品种,满足了新的冶炼技术的需求。从近年来的发展趋势我们不难看出,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发展特点是:品种多样化,材料高纯化,颗粒绩配合理化。

不定形耐火材料发展到今天,品种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质量好、易于实现自动化的浇注料显着增加。从日本近几年浇注料和喷补料的产量可以看出,浇注料产量提升了约25%,喷补料产量提升了约15%,但可塑料和捣打料下降了45%和56%左右。

显而易见,创新喷补修补法和施工法的机械化、自动化是今后耐火材料的发展重点。

3不定形耐火材料的应用

不定形耐火材料被应用到很多领域的窑炉、热工设备及构筑物中,并且已经取得了显着的经济效益。在冶金工业炼铁和炼钢系统、轧钢系统、石化、电力等行业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众所周知,冶金工业窑炉在各种工业部门中使用多,并且使用条件非常苛刻,耐火材料消耗量占其总产量约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