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蒋觉得复兴岛离市区太远,所以不要幻想如何安逸的生活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9日

美国特使经济合作总署署长保罗·霍夫曼,蒋介石,李宗仁和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坐在沙发上。

自杀的猫

本文摘自《1949大撤退》,林桶法 着,九州出版社,2011.1

时间:2016-07-09 13:07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蒋自引退后,除出游宁波外,极少离开故乡活动。四月二十二日,杭州会谈是其参加第一次的公开活动,杭州会谈隔天,国民党军撤离南京,再一日太原不保,局势日趋严重;四月二十三日,南京弃守;二十四日,蒋介石命令蒋经国准备船舰,蒋经国及其幕僚都不知目的地,本来猜是去基隆或厦门,蒋命俞济时将军准备一切,俞派副侍卫长俞滨东将行李运至象山港登舰;二十五日,抵太康军舰,由舰长黎玉玺陪侍检阅舰上官兵,蒋始告知此行的目的是上海。此时,中共已渡江,上海岌岌可危,但蒋冒险前往,抵上海后随即接见徐堪、顾祝同、周至柔、桂永清、郭忏、汤恩伯、毛人凤、陈大庆、石觉、谷正纲、陈良等人,听取报告并指示方略,巡视上海市街。二十七日,抵上海复兴岛,驻于复兴岛之浚浦局行邸;二十八日起,先后接见桂永清、徐永昌、林蔚、顾祝同、汤恩伯、丁治盘、罗泽闿、郭忏、陈大庆、毛人凤、马纪壮、王克俊、吴仲直、阙和骞等,后召集上海市长陈良及社会贤达刘鸿生、杜月笙,指示如何配合军事安定民心。

我家的小白猫是只波斯猫,去年冬天时肥肥的非常可爱,圆滚滚的脑袋上镶嵌着蓝绿两颗宝石,看起来特别的高贵,闲暇之时它会在大家脚边钻来蹭去的,特别可爱。可是春节将至,再素食主义者家中也不免大鱼大肉的,这下可爱的小白猫一下解馋了,每天都吃得肚滚腰圆的。春节过后就是清茶淡水,人可以适应,无非是回到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可小白猫却是将以前俭朴的生活忘得一干二净,再给它沾菜氺的馒头,它竟然以绝食来进行抗拒。我是吃饭清淡惯了的人,想让我天天买肉是不可能的。于是小猫日渐消瘦,现在走路都是有气无力的,而且它的口味越来越刁,火腿什么的已经看不上它的法眼。对小猫慢性自杀式的生活,我也只好对其采取纵容死亡的方式对它了。
今天下午我没事那本书看看,由于很长时间没有动手写字了,很多字合上书根本写不上来。以前回忆以前所学的知识时总在想:现在又不用它,先放一放算了,等什么时候需要了拿起书看一看就行了。可是现在连基本的汉字都不会写了,还谈什么知识?仔细想一想,自己在学海之路上不也是采取了小猫式的自杀态度吗。明知道或知道又不想深究,漠视自己辛苦所学的知识一点点从自己面前消逝,而且自己明明知道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可以阻止此类事情的发生,却在感官欲望的冲击下自己一步步地远离书箱典籍,直到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堕落到庸俗的地步,才四处探寻曾经学习过的地方的方向,可惜的是自己想跳出清水时发现水已经沸腾了。
自己曾经哀叹低级动物的愚昧,却不曾发现智者犯了低级错误比庸俗之人更愚蠢。虽然我不是智者,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众,自诩高出猫狗许多级,可是一样犯猫狗们常犯的错误:不切实际的好高骛远,不顾实际的安逸享乐,终却发现自己不但逝去了斗志,还逝去了生存的尊严。
猫总是幻想着下一顿肯定有肉吃,于是看到自己面前的粗茶淡饭难以下咽,即使快要饿死了还在幻想着大鱼大肉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是如此,总是幻想着在安逸之中财源广进,整天躺在床上想着特等彩票,直到有一天发现老鼠都被自己饿跑了,才发现自己已没有了生存的动力。
所以不要幻想如何安逸的生活,还是脚踏实地的面对未来的好。

由于蒋觉得复兴岛离市区太远,对于前来谒见请示的人员不便,命蒋经国到市区准备住所,蒋经国向蒋报告:“时局已经这样严重和紧张,市区内危险万分,怎么还可以搬进市区去住?”蒋严厉地回答:“危险!你知道,我难道不知道。”蒋经国只好照办,五月二日,驻市内金神父路励志社,在此期间,蒋每天接见党政军要员在数十人以上,并召集黄埔学生训话:“成败在此一举,我们必须用全力来应付危难。”

五月七日,下午乘江静轮离沪往舟山群岛,经普陀,还特意带蒋经国登上普陀山,专访普济寺。面对寺内供奉的果如和尚塑像焚香祷拜。果如和尚是溪口雪窦寺主持,蒋母王太夫人皈依佛教,即拜其为师。蒋介石幼年亦常在果如和尚面前聆听教诲。蒋介石嘱咐普济寺主持将果如和尚的塑像、生前照片及遗墨好生保存,期望来年能再来祭拜。当时蒋很重视舟山群岛,舟山的任务是作为上海撤退的中间站。陈诚秉持蒋的意旨,坚持加强舟山防御工事。

五月十七日,蒋与经国搭飞机从定海到马公,其后蒋于十九日到闽省见朱一民,事后本拟再飞上海,但因飞机机件及其他考虑,转往嘉义短暂停留,再回澎湖。二十二日,陈诚、俞鸿钧、蒋鼎文到马公与蒋会晤;二十六日,蒋自马公飞台湾冈山转高雄寿山,据说当时之所以不直飞台北,可能是安全上的考虑;六月二十一日,蒋从高雄到达桃园转至大溪,其后至台北草山,在这段期间除应邀至菲律宾及韩国访问外,先后进出大陆,其中以重庆及广州二市停留的时间较久,离乡到台湾后到一九四九年底,蒋又多次进出两岸。

蒋个人何时决定迁台?其决定迁台的原因为何?是值得重视的课题。

首先要说明的是,蒋决定迁台湾虽不是仓促决定,也不是下野前就已经确定,台湾是蒋下野后安排退路的选择之一,但不是唯一的选择,我们可以从几个线索做说明:其一,从首都及中心的说法,南京是国民政府成立的首都,抗战期间首都暂迁重庆,抗战结束后,还都南京,国共战事紧急之际,曾有人再提迁都之事,蒋都不予响应,并且认为没必要因为战事紧急就迁都。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七日,写信给其妻宋美龄时,再度表示:“政府绝不迁台,兄亦不即刻赴台。”宋美龄此时在美国积极争取美国的援助,蒋明白表示其不即刻赴台应是其当时的考虑,即使在其下野后,也还没有打算将政府迁台。二月一日,蒋在日记中提到:

近日为蚌埠吃紧,关于迁都与政府裁员问题,谣诼纷纭,人心动荡,致公务员与社会皆呈紊乱不安之状,乃由行政院院会决议,表明绝不迁都,以辟谣言。

即使在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离开溪口后电宋美龄谈到:“南京国民党军全部已于今晨撤退,但上海准备固守,绝不放弃,兄拟于日内离家他往,地点尚未决定,容后续闻。”此时的地点应该已经确定,可能避免消息走漏,居于安全的理由而不敢明白告知宋美龄,但即使如此,蒋还是有宣示固守上海及江南的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