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为阿爹报怨雪耻之后,党内互称同志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1日

生活在明清之际的黄宗羲,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文人、学者、思想家。文人学者有很多,但能称得上“伟大”的,少之又少。由于家世的关系,黄宗羲很早就开始卷
入晚明残酷的政治斗争之中,他是在血海深仇中成长起来的。中年时期,他又碰上了历史上为动荡的一次改朝换代。种种内忧外患,让他的一生历尽劫难,在百折
不挠、颠沛坎坷之后,终于成长为一代大师。

近日,河南省新乡市政府办内部发出了一份工作提示:今后新乡市国家工作人员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工作人员,相互不称官职,一律称“同志”。从该提示的内容来看,以后在新乡,“同志”这个称呼将代替以往的书记、市长、局长、处长、科长等职务。

黄宗羲是浙江余姚人。他的父亲叫黄尊素,是晚明非常着名的政治家,曾担任过监察御史,这是一个监督百官、控制舆论的重要官职。在黄尊素为官的时候,朝政被以太监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所控制,黄尊素则属于与阉党对立的东林党。他很有智谋,是东林党中具备政治智慧的佼佼者,在东林党和阉党的斗争中,往往出谋划策,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因此被阉党记恨在心。1626年年初,黄尊素被诬告贪污,抓捕至京师,随后被拷打至死,年仅43岁。死后5天,他的尸体才被人从监狱中挪出,当时全身已经腐烂,以至于无法辨认,极其凄惨。

“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党内互称同志,有志同道合之意,也有彼此认同,为共同理想而奋斗之志。党内互称同志本是优良传统,也是硬性规定,比如早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公报就提出:“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叫官衔”。十八届六中全会前不久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也重申:“党内一律称同志”。

当时,17岁的黄宗羲一直在狱外等候。作为长子,他陪着父亲从家乡一路到京师。父亲的被杀,使得少年黄宗羲痛不欲生。他第一次认识到了政治的无耻与黑暗,内心充满了愤怒,一心想报仇雪恨。两年后,新登基的崇祯皇帝清除了魏忠贤等阉党,开始为被害的东林党平反。黄宗羲闻讯后,立刻进京讼冤。血气方刚的他在袖子里藏着一根铁锥,看见仇人,便扑上去将他刺得遍体流血,以发泄自己的怨恨。报仇之后,又“狂哭”。当时,仇恨使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疯癫的状态。崇祯皇帝听到这件事情之后,感慨地说黄宗羲是“忠臣孤子”,特意下旨追封黄尊素为太仆寺卿。

如今,新乡政府的这一提示倡议国家工作人员相互不称官职,一律称“同志”,又向前走了一步。如果说党内互称同志限定为党员之间,而要求国家工作人员互称同志,就意味着不管是不是中共党员都该互称同志,范围无疑更广。

在为父亲报仇雪恨之后,黄宗羲曾参加过科举考试,可惜没考中。不过,作为忠臣之后,他有着较高的知名度,很多名士也乐意提携他。黄宗羲先是加入晚明大的政治社团复社,又遵照父亲的遗命,拜大儒刘宗周为师。年轻的黄宗羲在读书之余,不断结交各地读书人,扩大自己的影响。1636年,黄宗羲参加了复社与阉党余孽阮大铖之间的斗争。当然,这时候的黄宗羲资历比较浅,基本上都是跟在别人后面行动。

很显然,称同志远比称老板、头儿正规,后者透露出浓烈的江湖气。不知道那些称惯老板的工作人员会不会适应称同志?其实,称同志的大障碍或许不是称呼者,而是被称呼对象,他们多是有头衔的人物,愿意被称同志吗?曾有段子戏称,某人姓付,尽管是副局长,却不愿意别人称副局长,而是喜欢对方称XX局长,别人喊他局长他才受用。

在为阿爹报怨雪耻之后,党内互称同志。1644年,明朝灭亡,清军入主中原。对于35岁的黄宗羲来说,选择很简单——父亲黄尊素是大忠臣,作为忠臣之后,他义无反顾地和老师刘宗周一起加入在南京成立的南明朝廷。然而,掌握南明朝廷权力的是阮大铖,他在杀死了一些忠臣良将之后,又将屠刀伸向了黄宗羲。幸亏得到朋友的帮助,黄宗羲才得以逃离南京。

官场中的称呼是一门学问,比如“逢长必叫,叫大不叫小”。有时如果称呼不对,或者称呼不到对方心坎里,可能会遭冷遇。《南方周末》曾报道过一个案例,某高校一名年轻老师,新提为副院长,相当于副处级。此君喜欢自称“我们处干如何如何”,别人叫他院长,他马上就回答,尤其是大庭广众之下。如果是叫老师,他就好像没听见一样。看似段子,实则暴露出官本位思想,不知道此人如果被称同志会如何感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