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德继续研究僵尸咬人的事,也许我真是惰了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4日

我从不觉得现在自己就是真正的自己

怪事频发 中国论文网
2014年5月2日凌晨时分,在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附近的一个村庄里,阿法理一家7口人正在熟睡中。忽然,一个幽灵般的身影顺着墙角三步并作两步地悄然跳到他家门口。
片刻之后,阿法理家19岁的长女塔茹丽的惊叫声打破了夜的沉静,一家人连忙爬起,开灯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昨天因病死去的邻居家小伙子约里奥赤裸着的尸身正扑在塔茹丽的身上如恶狼般地撕咬,塔茹丽的脖子顿时被咬出一个大洞,血汩汩地往外直冒……
老阿法理赶紧跑进厨房拿来一把刀,正准备砍去,却见尸身猛然倒地,一动不动了。
约里奥因病不治,昨天刚刚死去,当地的风俗是人死后,要先脱光衣服盖上一块白布暂时安放在车马棚里,等第二天亲人将死者浑身洗净,再裹上白布,诵经超度后才能下葬。
约里奥的尸身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咬人呢?女儿不明不白地被咬死,阿法理家要为死去的女儿讨个说法。他们请来长老、族长和巫师。巫师却说,这一切都是“前世”定好的姻缘,约里奥跟塔茹丽前世本是一对夫妻,今世约里奥因病先死,所以他要把塔茹丽带走。
“这都是命啊!”阿法理家相信了巫师的话,请他超度了两个年轻人后,将他们一起下葬了。
不料这事只是个开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边境附近的村庄里不断地发生尸身咬死人的怪事,有的村庄,居然接二连三地发生好多起。
在一个名叫迪瓦拉的小镇上,住着皮篷一家。皮篷虽然才45岁,但已经有7个老婆,49个孩子了。因为他在当地辈分高,势力大,也有钱,所以小镇上的人便推举他为族长。
2014年9月9日凌晨,皮篷正搂着六姨太睡得香甜,忽然,从外面潜进一个黑影。黑影在六姨太和皮篷身边立了好一会,突然猛扑下去,张口便咬向皮篷。疼痛中的皮篷猛然惊醒,幸亏他身强力壮,忍住剧痛猛地跃起,跟黑影厮打起来,三两下就将黑影打倒在地,并用脚踩住。吓得浑身发抖的六姨太拉开灯一看,趴在地上毫无声息的黑影居然是村里那个死去的叫莫塔塔的女孩。
难道真如传言中所说的尸身变成僵尸了?但也有传言说,皮篷平时做事太专横,又爱拈花惹草,说不定他之前曾对莫塔塔欲行不轨,莫塔塔活着时敢怒不敢言,死了就找他来报复了。
皮篷听着这些传言,心里虽然害怕,但更多的是委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每天听着这些流言蜚语,如何有脸当这个族长?他立马召回自己的三儿子。
深入调查
皮篷的三儿子利库德是大马士革大学医学硕士,他把这件诡异的事告诉了自己的导师莫拉德教授。莫拉德教授很感兴趣,他决定以此当作课题,于是跟着利库德前往他老家迪瓦拉镇进行调查。
来到迪瓦拉镇后莫拉德教授才知道,这里竟然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老巢之一,极端分子在这里横行霸道,但由于他们必须依附于当地部族的势力,所以莫拉德教授在这里也算畅通无阻。俩人调查了十几天,结果大同小异,被传言的僵尸都是死去不久,凌晨时分爬起来咬人……
“看来要想搞清楚事情真相,不零距离接触一下僵尸恐怕不行。”接触僵尸就必须有死人,为了能遇到僵尸,亲眼体会一下它们是如何咬人的,莫拉德教授只要得知附近有人死了,就带着利库德赶过去,当天晚上尽可能地借住在死者家附近,希望它能出来咬自己。
2015年1月3日夜,附近一个村子又有一位52岁的中年汉子死了,莫拉德和利库德连忙赶过去。晚上,俩人借住在停尸的车马棚旁边。为了吸引僵尸来咬自己,莫拉德教授在屋里假装睡觉,让利库德躲在窗子下面仔细观察。当晚停放尸体的车马棚没有墙,一盏马灯挂在尸体旁边,随风摇晃,利库德发现尸体摇摇晃晃像是要爬起来的样子,他心惊胆战。但尸体却并没有爬起来,反复观察后才发现,原来是灯光引起的幻觉。
由于尸体一直没有动静,半夜时分,利库德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
利库德根本就没想到,就在他刚睡着的时候,那个中年汉子的僵尸就悄无声息地爬了起来,僵尸一起身,盖在身上的白布就掉下,顿时成了裸体僵尸。僵尸先是走到利库德的身边,俯身嗅了嗅后便悄然往旁边一户人家走去……当莫拉德听到叫喊声带着利库德赶过去时,僵尸已经抱着一个被他咬得血肉模糊的女孩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莫拉德看到被僵尸啃咬过的女孩,顿时惊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只见她的脸血肉模糊,一只耳朵已经没有了,气管和颈部主动脉也被咬断,血流如注,已气绝身亡。这和他之前调查了解的情况差不多,无助于揭开事情的真相。
在分析这起案例时,莫拉德忽然想道:僵尸离利库德和自己近,它为什么不咬自己或利库德,偏偏舍近求远地跑到30多米外去咬那个女孩……考虑到此前他们调查了解情况时,一直没太重视僵尸和被害者的性别,莫拉德教授连忙带着利库德去补充调查。
事情非常奇怪,僵尸咬人全部都是异性:如果僵尸是男性,那么被它咬的人一定是女性,反之亦然。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正在事情毫无进展之时,2015年6月9日,附近村子里有名32岁的少妇死了,莫拉德连忙带着利库德赶了过去。那天晚上,莫拉德让利库德全副武装、戴着头盔躺在停尸棚旁边的屋子里假装睡觉,他自己则躲在窗下观察。
凌晨时分,已经有些迷糊的莫拉德发现那个尸身忽然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莫拉德身为大学医学教授,是百分之百的无神论者,但此时亲眼所见,他还是不由得心惊肉跳,双腿有些颤抖。
只见那女尸直奔屋里的利库德而去,猛然抱起利库德一口咬下去。由于戴着头盔,那女尸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痛得他哇哇大叫起来。莫拉德和随声赶来的死者家人一起动手将僵尸捆起来,但发现尸身毫无气息,并不能动……
罪恶根源
莫拉德带着调查资料,回到大马士革仔细研究了半个多月,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些僵尸全都是病死的,年龄都在13―55岁之间,男女基本各占一半,每个死者死前身体上都有腐烂。为什么咬人的都不是死于中毒、车祸、自杀等形式的死者呢?难道只有病死的人才会变成僵尸?
从迪瓦拉回到大马士革没几天,利库德就病了,刚开始只是不规则的发热,而且一发热就是39度以上的高烧,烧得他满嘴胡言乱语。莫拉德认为利库德是被僵尸吓病的。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判断错了,因为给利库德的化验发现,利库德在发烧的同时,并伴有脾脏肿大、贫血、白细胞减少等症状。通过专家会诊,莫拉德目瞪口呆:利库德居然感染了利什曼病!
利什曼病是由利什曼原虫引起的一种疾病,可引起人类皮肤及内脏黑热病。临床特征主要表现为长期不规则的发热、脾脏肿大、贫血、消瘦、白细胞减少和血清球蛋白增加,如不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患者大多在得病后一到两年内死亡。
可是,利什曼原虫,俗称腐尸虫,主要是寄生在人或动物的腐尸上繁衍传播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埃及战场上,因天气炎热,很多尸体来不及掩埋,以致引发利什曼病,结果造成3000多名德国士兵死亡,德军非洲兵团总司令隆美尔说他们是被腐尸虫打败的。此后的几十年里这种病再也没有发作过,现在怎么又出现了呢?
经过治疗,利库德很快就康复了,莫拉德继续研究僵尸咬人的事,却一直没有进展。2015年11月中旬的一天,莫拉德在重新翻看利库德写的关于僵尸咬人的调查报告时,无意中发现利库德把他感染利什曼病的病历夹在了报告中,这让莫拉德眼睛一亮:难道利库德感染腐尸虫病,与僵尸咬人的怪事有关?
通过查阅大量资料,莫拉德得知,腐尸虫病感染的后期,在腐尸虫的作用下,人的肾上腺素会激增,特别是“回光返照”的时候,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人会在生存的后关头忽然兴奋起来,极具攻击性。
通过进一步研究,莫拉德教授忽然明白了:那些尸身之所以咬人,是因为他们都感染上了腐尸虫病。由于当地人的死活,不是由医生而是由巫师说了算,所以很多人虽然被巫师宣布“去天堂了”,其实并没有死,只是濒死。结果停尸在车马棚里时,僵尸“回光返照”,跳起来咬人。僵尸之所以咬异性,是因为在“回光返照”时它特别敏感,能准确嗅到肾上腺素散发出的气味,结果异性相吸,僵尸在肾上腺素的驱使下专门去咬异性。
这种早就消失了的腐尸病的感染源在哪里呢?为了搞清楚事情真相,莫拉德再次深入迪瓦拉附近。
结果发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伊斯兰国”对不服从他们的人,找个理由就杀害,为了警示那些不听话的人,他们还不许死者安葬,甚至将他们的尸体挂在街头,结果给腐尸虫的滋生提供了条件。
近日,英国《每日邮报》又有报道,腐尸病在叙利亚境内蔓延,在过去的一年里,至少发现500个腐尸虫病例,加上当地医疗条件太差,染病死亡的比例将越来越大,给当地居民健康带来重大影响。

时间:2017-03-23 12:1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