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将岳阳楼卖出,词生在泰山下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2月29日

4008com云顶集团,姚修刚,山东青州人,青年词作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山西省音乐文学学会副秘书长,省音乐创作理论委会委员。第三期全国优秀青年词曲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歌词作品涉猎广泛,频见于《词刊》、《歌曲》、《军营文化天地》等国家、军队音乐刊物。曾获国家文化部第十七届全国音乐作品展评优秀作品奖、第八届全军“战士文艺奖”歌曲创作一等奖、“强军风采”全军野战文艺创演活动创作一等奖、全军优秀节目奖等十余项国家、军队大奖。与着名歌唱家师鹏、王丽达、韦晴晴、苏晓庆、周磊以及着名作曲家吴小平、冯辉、姜万通等都有过很好的合作。国家、军队重点刊物《中国乐坛》和《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分别刊登了他的歌词创作讲座和人物专访。主要作品:《中国有我中国有你》(姜万通作曲,第十一届全国声乐比赛合唱组参考曲目);《太空之吻》(冯辉作曲,师鹏演唱,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交会对接成功晚会主题歌)、《梦如花开》、《月儿弯弯》、《采一篮秋天当嫁妆》等。《生在山东》姚修刚
词生在泰山下,扬帆浪里行,敢做又敢当,一言胜九鼎。酒逢知己千杯少,天南海北任驰骋。长在黄河岸,清浊两分明,有情又有义,好客邀宾朋。自古忠孝一肩挑,走遍天下扬美名。生在山东,根在山东,炎黄代代传谁不识孔孟;从小就爱看水泊梁山英雄传,总也吃不够那煎饼卷大葱。生在山东,魂在山东,亲亲的乡音总牵着乡情;从小就爱听军民鱼水沂蒙颂,梦里多少次又登上泰山顶。《难忘村旁小河沟》姚修刚
词出门对面就是矮矮的山丘清清的河水绕过房前屋后一条小路连起山里山外父亲的牛车追赶着日头挽起裤腿接过新编的竹篓调皮的鱼虾早在那里等候岸上摇摆着悠闲的大鹅黄昏里叫着谁家的黄狗难忘村旁小河沟梦里常钻进一群小泥鳅当年抓到的大螃蟹是不是下了爷爷的酒难忘村旁小河沟春来一场雨时光静静流当年离家的那条路是不是如今还在走《秋忙》姚修刚
词一顶草帽遮住火热的太阳,一把镰刀舞动收获的篇章,蝉儿还在鸣叫,布谷还在歌唱,祖辈的乡亲又开始秋忙。一滴汗水映出朴实的脸庞,一片金黄铺开秋日的盛装,蚂蚱还在跳跃,山花还在绽放,新掰的玉米又散发芳香。年复一年不变的是春播秋收,疯跑的孩子还在追逐着希望,爱不够家园挂满丰收的喜悦,走不出庄稼地醉了乡风韵长。《童年的村庄》姚修刚
词童年的村庄长在山上层层叠叠都是石片垒的墙村北有棵斑驳的老树像有许多故事要讲村东有个观音庙奶奶经常带我去磕头烧香村子的中央有个磨房吱吱呀呀还在碾磨着沧桑村南是条清清的小河多少童真还在流淌村西有条羊肠路放学路上总能捡到些时光鸡鸭的清唱啄碎了春光清晨的叫卖把思念拉得悠长老寿星把幸福慢慢品酌一车车柿子甜醉了心房《又到槐花香》姚修刚
词又是一年好时光,山里山外槐花香。蝴蝶舞翩跹,蜜蜂采花忙。山娃约来小伙伴,争先恐后爬树上。你捋了两口袋,我装了半箩筐,一串串、一簇簇,塞满了小腮帮。又是五月好风光,山里山外翻银浪。牛羊撒欢跑,白云绕山梁。山泉叮咚嬉鱼虾,牧童柳笛伴夕阳。鸡鸣槐树林,布谷唱春光,一阵阵、一声声,唱熟了五谷香。一道道山岭一道道梁,一片片槐花满山岗,一阵阵歌声一片片笑,一缕缕春风飘清香。啊,这哪是进山村分明是到画廊,这哪是游人间分明是逛天堂!《爷爷的瓜园》
姚修刚
词一把锄头,半亩瓜田,两间草房,鸡鸭满圈。播种希望收获喜悦,忙碌的脚印深深浅浅。秧苗青青,瓜果香甜,蜜蜂飞舞,蝴蝶翩迁,乡邻老友你来我往,馋嘴的孩子采摘新鲜。爷爷的瓜园,有酸也有甜,尝到的是幸福,切开的是思念,采一篮春天调成水彩,信手涂鸦也是迷人的画卷。《小时候的事儿》姚修刚
词枝当武器
柳条编草帽,三五成群一路追着鸡飞狗跳。挨过大人的鞋底老师的咆哮,转身无忧无虑悠闲地吹着口哨。下河捉鱼虾
上树掏鸟巢,脱下裤子看谁尿的又远又高,没少溜进瓜园当过馋嘴的猫,吃饱了肚皮却弄丢新买的书包。小时候,快乐约等于淘气包,闯再大的祸,总能躲进妈妈怀抱。小时候,眼泪是糖果的味道,受再大的委屈,总是哭着哭着就笑。

岳阳楼的托管还未达成意向,就引起这么大的舆论反弹,其背后的原因值得施政者考量。坐对君山、俯瞰洞庭的岳阳楼,一向被看作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地标。这里曾记录过杜甫“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的家国忧思,李白“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的放达壮怀,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为民族精神与品格的集中表达。它的历史唯一性与文化重要性,决定了它的保护与开发容不下任何瑕疵或者意外,更不能为一时一地诸如“旅游发展规划”“招商引资”的诉求而削足适履。

坐对君山、俯瞰洞庭的岳阳楼,一向被看作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地标。其历史唯一性与文化重要性,决定了它的保护与开发容不下任何瑕疵或者意外,更不能为一时一地诸如“旅游发展规划”“招商引资”的诉求而削足适履。

高价值的历史遗存需要配以高水平的保护开发。“托管岳阳楼”,要有些先忧后乐的准备。

不是将岳阳楼卖出,词生在泰山下。岳阳楼要被“卖”了?近日,“岳阳楼将‘承包’给企业”“岳阳楼将被托管”的消息在网上掀起波澜。18日,有媒体报道了岳阳市政府的回应:不是将岳阳楼卖出,只是将景区所有权与经营权进行分离,目前与报名单位的合作仍处于对接洽谈阶段。

作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岳阳楼的所有权属于国家,不能被转让和抵押。但在不变更其所有权的前提下,景区经营权可以进行变更,这种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已经应用到了国内很多风景名胜区的日常运营中。当地居民的争议和网络舆论的波澜,直接原因在于“承包”和“卖出”这样的措辞表意暧昧、指向不清,一度给人金钗沽酒、明珠换钱的印象。

习近平谈政治制度:不能突然就搬来一座“飞来峰”
应该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特色鲜明、富有效率的,但还不是尽善尽美、成熟定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需要不断完善。邓小平同志一九九二年在视察南方重要谈话中指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党的十八大强调,要把制度建设摆在突出位置,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