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黑海番鸭,选拔了去做一个巧手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2月27日

我和黑鸭子应该算得上光屁股朋友。他住友谊小区19栋202,我住友谊小区20栋301,他家开五金店,我家开洗衣房。从有记忆起,我们就在一起拆电笔,拆录音机,干尽各种“坏事”。我俩胳膊上被电烙铁烫伤的烙印就是我俩友谊好的见证。
中国论文网
黑鸭子本名周晓亚,长得又瘦又黑,因名字音似我们大武汉享誉全国的小吃周黑鸭,从三年级起我们就叫他周黑鸭,或者黑鸭子。
其实论起起绰号,黑鸭子才是鼻祖。他那骂人半小时不带喘气不带脏字的本事从那时起就初见端倪。
我和黑鸭子的孽缘真是不浅,初中报名那天,我俩在同一个班相遇。上学放学依旧走在熟悉的小河旁杨柳拂面,不知过了几个月,有一天黑鸭子突然问我:“苏竹蒿,你觉得我们班上哪个女同学漂亮?”
这个问题可真难住了我,我曾经花一晚冥思苦想鸣人和佐助到底谁厉害,我也曾为了证明周杰伦是有才华的歌手跟人舌战,但我真的没有思考过这么有哲理的问题――到底哪个女生漂亮。
“你知道我们班有多少个女生?”黑鸭子一脸坏笑。
“30个还是33个?”我无奈地求援。
第二天数学课时老师一转身写公式,黑鸭子的纸条就精确无误地跨越了过道抛到我桌上。黑鸭子朝我挤眉弄眼,他向我先伸出3根手指,接着是4根。
4排3列!我迅速破译了暗号,得意洋洋地顺着黑鸭子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4排3列坐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生,名叫吴桐,我对她有些印象缘于开学第一天她自我介绍时说她母亲喜欢“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这句诗,所以给她起名叫吴桐。
然而这么具有文艺气息的名字,在开学第二天被黑鸭子戏谑成“无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吴桐同学从教学楼追着黑鸭子一直打到操场。多年以后黑鸭子提起这件事还颇为得意,自诩为班花第一个“追过”的男人。
我定睛看了看吴桐,这是我十三年来第一次如此认真细致地盯着一个女孩子的脸。我这才发现,吴桐确实生得很美,小脸在白色毛领大衣的映衬下白得像刚剥开的煮蛋的蛋白。我心里也有些痒痒的,黑鸭子猥琐地朝我挑眉。
“苏哲浩,上黑板来做一下辅助线。”同桌敲了一下我的胳膊肘,我才缓过神来,却发现数学老师已经站在我跟前了。
我战战兢兢地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却似千斤重,大脑一片空白。
“周晓亚,你上去帮他做。”数学老师厚厚的镜片里反射出来的寒光仿佛能杀人。
在全班的窃笑声中,我和黑鸭子在后黑板报前站完了剩下的数学课。
仅仅过了一天黑鸭子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在数学课上向吴桐砸纸球,下课偷拔吴桐领子上的毛。我却因为父亲知道了那天上课开小差的事,被打得屁股开花,在黑板报前足足站了一个星期,屁股才能沾凳子。
初二那年,像是春风在不觉中吹开了万物,不知从何时起流行起来给心仪的女神偷偷送东西。此时坐在我前排的无头,不,吴桐同学的抽屉里经常莫名地出现特仑苏、火龙果,以及某个黑鸭子用小刀刻的“SB”。
起初吴桐并没有吃水果和牛奶,只是在一旁的窗边放着。我暗暗观察着黑鸭子,他似乎也没什么反应,照常上课插嘴引得哄堂大笑,下课学着街头小贩吆喝“磨剪子,戗菜刀”。
约莫过了五天,我中午放学后一边扫地一边兴冲冲地告诉黑鸭子:“她吃了!她吃了!”
擦着讲台的黑鸭子却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不一会儿却看到吴桐红着脸偷偷摸摸搬着凳子进来的身影。咦,她今天好像不值日吧?
回去的路上我才知道,原来送牛奶和水果的另有其人,是班上唯一一个身高超过180厘米且会打篮球的男生――威哥。而班花吴桐刚刚和威哥交换了凳子,算是答应做他女朋友的一种仪式。
讲故事的黑鸭子依旧嬉皮笑脸,我们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我以为从那个中午开始,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威哥,谁知那天下午的体育课黑鸭子破天荒地买了瓶雪碧给威哥,求威哥带他打篮球,课上课下他依旧“无头无头下雨不愁”地挑衅着吴桐,还时不时跑到她背后揪一下那乌黑的发辫。
看似太平的日子好景不长,就发生了一件让我好几年都万分后悔的事,也让我和黑鸭子的友谊出现了短暂的裂痕。
记得那一阵我成绩突飞猛进,被班主任任命为纪律委员。一次做眼保健操期间,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
“听说近班上有早恋的同学,你知不知道是谁?”
“早恋影响学习成绩,下学期就是初三,要中考了,你说出来也是为同学好。”
“隔壁7班有同学早恋被教导主任发现了,那两个同学下星期就要通报批评了,他们班主任也连带挨批。早发现还能挽救,要是和他们一样被教导主任看到这一辈子都要受影响。”
在班主任连珠炮一样的轰炸之下我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我几乎不敢直视班主任的眼睛,也许是意识到太过严重,也许是大脑一热,我鬼使神差地说出了那两个名字。
很快,威哥和吴桐被叫到办公室,我躲在门后隐约听到威哥向老师发誓好好学习,再也不早恋了,吴桐早已哭得梨花带雨。我向门缝中偷偷瞄了一眼,这个平时带着笑眼的女孩哭起来竟然也这么好看。
没几天,事情便在班里传开了,好事者还说是我喜欢吴桐但追不到,就向老师打了小报告。
吴桐和威哥的座位被安排在教室的两个死角,一个第一排靠前门,一个后一排靠后窗。
那几日,我既不敢看吴桐,也不敢和威哥打球。班上的其他同学也刻意疏远我这个万恶的“间谍”。只有班主任夸我作业整洁,但这加深了同学们的敌意。
“苏哲浩,你这个变态狂!”这是黑鸭子第一次怒目圆睁地向我挥舞拳头。
我一个侧身及时闪躲,黑鸭子的拳头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正在经过的以勤奋着称的胖墩墩的“题王”身上。
“题王”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太阳穴正触桌角。
红色的液体从“题王”的脑袋上流了出来。
我和黑鸭子的脸刷地一下变成惨白,周围同学也吓得失去了言语。
黑鸭子的父亲承担了所有医药费,带着黑鸭子登门道歉并给“题王”的母亲塞了2000元红包,才平息了他们去学校闹事的念头。黑鸭子的母亲和奶奶整个月煲鸡汤、排骨汤、鸽子汤等各种补汤往“题王”家送。我自告奋勇每天放学后去“题王”家给“题王”补两小时课。
“题王”终原谅了黑鸭子,我和“题王”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一个月后,我和黑鸭子的好基友官方组合已经换成了我和“题王”的新组合。而黑鸭子和吴桐越走越近。
不过出了这件事之后,黑鸭子一直把想对吴桐说的话憋在心里,一憋就是好几年。
一年后,我和“题王”相互促进,双双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威哥倒也发挥不错,去了一所市重点高中。吴桐发挥失常,和吊儿郎当的黑鸭子一起留在了本校。
我母亲在省重点高中附近租了3000元一月一室一厅的昂贵学区房后,我也很少再回到友谊小区。再见到黑鸭子,已是高考之后。
高考后的暑假是前所未有的天朗气清,我和俩哥们儿约着去东湖骑车野营,不一会儿黑鸭子和吴桐成双出现,吴桐穿着天蓝色的连衣裙,剪了短发,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了。黑鸭子春风得意,拉着我说:“叫嫂子。”旁边的吴桐笑得一脸娇羞。
“好小子你,居然第一个脱单了,请客!”我带头起哄。 黑鸭子倒也大方答应。
四辆自行车绕湖骑行,黑鸭子带着吴桐骑在队伍后。我看着自己空空的后座发誓大学一定要找个女朋友。看着吴桐小葱一般白嫩的手指环在黑鸭子腰间,我一度以为青春就是这样,爱情就是这样。
后来我去外地上了大学,黑鸭子在邻省读大专,吴桐在省内读师专。大学开始的第一年,我隔三差五总能从朋友圈看到黑鸭子秀恩爱的照片,黑鸭子对吴桐真是含在口里、捧在手心一般好,看得我心里也痒痒的。我尝试给社团认识的女生送了一回早餐,但没有结果。
我十分沮丧地打电话给黑鸭子,黑鸭子却鼓励我坚持下去,给我看了他为了安慰吴桐的小脾气半年多买的20多张火车票,我便按着黑鸭子的指示给那个女生及其室友买了一个月的点心零食,我看见心仪的她每次都吃得开心,我认为火候已到,就对她表白了,而鲜血淋漓的现实告诉我我再度被拒绝。
那阵流行一个词叫“十动然拒”,我深深地明白这四个字包含了多少痛苦。
我哽咽着再次拨通了黑鸭子的电话。
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更深的叹息,接着是沉默。 “我和吴桐已经分手了。”
那一晚,我和黑鸭子都彻夜未眠。
六年的暗恋,一年的恋爱,一年的怀念,黑鸭子对吴桐八年的爱情,旷日持久,犹如抗战,却敌不过面包。
师专第二年,吴桐在家人的安排下订婚了,男方是她哥哥的生意伙伴,比她大四岁。
之后的两年如白驹过隙,我的专业学习任务一天天繁重,黑鸭子也开始步入社会,我们几乎断了联系。直到前几日,即将毕业万分迷茫的我再度接到了黑鸭子的电话,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号码。
“苏竹蒿,我今天领证了。婚礼在大年初六,你一定要回友谊小区来啊。”
黑鸭子的话如同当头一棒,此时的我考研没有考上,工作又错过了校招季,高不成低不就,简直不配成为当年妈妈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我又羞愧又羡慕,谁能想到当年不正经的黑鸭子此时已经在一家信贷公司每月业绩第一,升职小组长,并且成为人生赢家了呢。
不一会儿,黑鸭子通过微信发来了结婚照,依然是那样的逗比,他把女方赠送的金项链戴在头上搞怪,说是丈母娘的紧箍咒,以后若对老婆不好,必会头疼一辈子。
黑鸭子的娇妻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不好看,高高的颧骨,尖尖的下巴,和吴桐竟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黑鸭子说他俩是经公司领导介绍,认识半年就结婚了。
手机里恰巧放着陈奕迅的《佳损友》:
不知你是我敌友,已没法望透,被推着走,跟着生活流,来年陌生的,是昨日亲的某某。
窗外秋风渐紧,我蓦然感到青春结束了。

当年,铁凝去看冰心。冰心问:你有男朋友了吗?铁凝答:我还没有找。冰心告诉她:你不要找,你要等。
中国论文网
这句话很多人知道。问题是,你知道你该如何等吗?铁凝可以等到,刘若英可以等到,林青霞可以等到,你就一定可以吗?
如果你很羡慕一个人的生活状态,想知道她是如何走到今天,不要去问,她是怎样度过那些顺境,而应该去问一问,在那些难过、难熬的时光,她是如何度过的。
我身边那些优秀女性告诉我的答案,出奇的一致,她们难过的时光,选择的都是学习。尽管学的内容不同,但是,她们都认为,这是让一个女人快熬过难日子的好办法。
可是大概对许多年轻姑娘来说,辞掉工作,不用发愁钱,去国外安静读几年书,在美丽的风景前自拍,晒到朋友圈。这才是她们以为的学习。
不。今天你喜欢上喝茶,你向你身边那个懂喝茶的人请教,潜心去学,红茶绿茶乌龙茶,到底是有什么不同,什么样的壶什么样的水能泡出这样的好茶。这就是学习。
今天你发现你难突破的就是说话,去学习话剧,去学习演讲,找一切可以让你当众说话的机会,这就是学习。
今天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你喜欢摄影,你找一切空余的时间去拍照,去琢磨,去学习那些摄影大师的作品,去找到你的风格,就是学习。
所谓的学习,是把你专注的一面倾注在上面。所谓的后天成长,是你在脱离被动学习的环境后,通过主动的学习,去发现新的世界,去找到你新的路途。学习,是一种心境,而不是一种方法或者手段。
即使你没有离开的勇气,也没有离开的机会,你也有雕琢自己的空间。
再幸运的人,也有时运不济的时候。
那是命运在提醒你,你储备的才华和运气不够了,现在该是你安静沉下来的时刻了。
她在苏州闲逛,已是夜里十点,转角路遇一家精致小店,湖水绿和木质展柜搭配简单清新,虽即刻就要打烊,但见有客人,老板娘依然热情推荐每一样小物。
她高高兴兴买下一把茶壶,同我说道:如今,对买包包愈来愈没有兴趣。反倒是这些人情味十足的小物,总是没有抵抗力。
友人听闻我偶有夜里抄经的习惯,悄悄寄来一把水沉香,一只刻着菩提纹的鸡翅木燃香盒。
深夜时分,昏黄灯下点燃一支,陪着烟丝袅袅,一支笔,就写尽千万人的心事。
在那份香里,我知一切如露如电如烟如幻影,我知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我终于与那些不可得,握手言和。
有人笑:是不是人的年纪一到,总归是要附庸风雅了。
中文里有多少赞美,与之配套的词汇便有多少诋毁。
明艳动人的反面叫作花枝招展,铿锵果敢亦可称作心狠手辣,修身养性成了附庸风雅也不算奇怪。
可是,如何判定那就是“附庸”,而不是“默化”,不是追名逐利的空隙里偷得浮生半日闲,不是真心躺在了生活的野地里闻着青草香就爱上了“坐看云起时”?比起附庸,我更愿意说我是“依附”。
我依附那些妥协,那些一壶一茶一香给我的美感。
我不愿意争了,不愿意抢了,不愿意削足适履,不愿意声嘶力竭用力过猛地活着了,我不逼着自己成为谁的爱,我不必去故作努力成为自己的好。留二十分吧。给自己留二十分的空白,留给心,留给时光随意雕琢。
在不愿意说话的时候低头摆弄这些物件,虽说它们无言,竟觉比某些浮夸之人更好相处更可爱,更有生命力更有对话的欲望。心落到一菜一饭一只戒,自然也就与岁月的每一个角落相看不厌。
近,姑娘胡晏荧的故事刷爆朋友圈。这个从小“别人家的孩子”,告别所有体面而具有世俗成功气味的职业,去景德镇潜心成为一个做陶瓷球形关节人偶的女宅神。她找到了她的玫瑰。昨日刚好看申赋渔先生写的《匠人》。数十年,以一门手艺而活,世界上,再无比此更值得尊敬的事。铁匠瓦匠豆腐匠,有匠人的岁月,格外温暖简单。
做玩偶的女宅神,选择了去做一个匠人,往往意味着就选择了一种私有的孤独与悲伤,同时也选择了一种隐秘的安全与愉悦。
这是我写字时候的感觉,我亦相信这是所有靠着本心,后来又将本心恭顺成为职业的“匠人”的共有体验。原来生活如此简单,一个女人,靠一支笔,或是一把刻刀,就可以活得体面而有尊严,再无遗憾。“生死来去,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想起有桀骜友人择妻,说出候选人特征,问我选哪个。我说,兹事体大,不敢妄言,非要我讲,你不能作为定论。他点头。去选坐得住的那个,会沉默弹琴的那个,或是会寂静写字的那个。会认真画画的那个或是会潜心厨艺的那个。有自己的世界的那个。
她是她自己的红粉匠人,她以生活的刻刀,潜心而活,她不会令你深夜应酬回家,还觉得俗世疲惫。我们都是普通人,不要怨怪自己的局限,去延伸的唯一可能,便是将你喜欢的事情,做得再深刻一些。
不,那不是我的原意。
如果此刻你仍憋屈,不要急,不要慌,你要等。如果此刻你焦躁,就焦躁着。如果此刻你迷惘,就迷惘着。如果此刻你不得不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那就做着。
不过是时机未到。 雕匠望着一块原石,亦要沉默许久,不知从何处下手。
生命中,总要有被沉默覆盖的时光。那就好好睡。睡好了爬起来,就好好写,好好画,好好做,好好地活。
七年前,我也曾贴在公交车的玻璃门上,望着外面不属于我的世界。那日在高校听小型音乐会,望着着黑衣而坐的音乐家们,在指挥扬手未落的那一刻,仿佛看到了许多场日升日落。
那也是雕琢,多年的演绎,才有如此天籁之音。
我与三十岁的女友静静坐在那里,仿佛永远也不会散场。
就是这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把手艺人的刻刀,刻在这一分一秒。不必有未来,不必有期盼。坐在我周边的却都是受学校逼迫而来的女孩。门外有男友等着要去吃宵夜,她们急不可耐,她们盼着散场,盯着未来,下一场恋爱,明日的答辩,后年的工作,一如当年的我们。当年的我们,不会为一把壶而着迷,不会为一颗盘扣而心生欢喜。当年的我们,错过的,根本不只是爱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