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着大学,我发现那个女人的高分贝春叫声总在晚上十点准时响起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2月17日

急着大学,我发现那个女人的高分贝春叫声总在晚上十点准时响起。也许我长得象个色狼,一开始她似乎很怕我。她就是燕子,山西阳泉人,一双诱惑的眸子总流泄着灿烂的光茫,温柔的玉手映衬出脖子的美妙与胸部的性感。她在馨雨宾馆做服务员,二十岁,柔嫩靓丽的青春令男人无不向往着她的领地,我也忍不住向她投去渴慕的目光,使得我掩饰不住这些色狼的特征。

我所看到的人都在急,特别的急,急着要男朋友,急着要女朋友。女朋友着急要房子,要车子,想旅游,又想享受生活,想安逸。男朋友又得拼命工作,阅历不深却又着急看透世界,甚至于连一篇文章都没有时间读完,告诉我,你们究竟急的是什么?

住进馨雨宾馆,我超一半的理由就是为了结识她;她似乎也发现了我内心这个小秘密。每天上午十点她来我房间打扫卫生,总会邀请另一个服务员一起,我猜想她肯定担心我象别的色狼一样,见她单独出现在我的单人房间里就冲动得不顾一切的去抱住她,所有人都低估了我在美女面前的自制能力,她也如此,我心底暗自好笑。

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我,不知道80、90你们这一代人怎么想的。我并不认同八零、九零后和七零、六零后的区别,现在的八零后当务之急便是房子了,还有那可怜的爱情,这在我们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是基本不需要操心的,你说,这社会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一住进馨雨宾馆我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每从晚上十点起,就有一个女人高分贝的春叫!记得第一晚上我还走出房间去听过,我想知道那叫声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我寻声找去,几乎走完了所有巷道,才发现那春叫声似乎是从楼上传下来的。白天我又去楼上看了看,发现了一间发廊,在朦胧的玻璃门内,我隐约看见了一位年轻女人,我明白了原因。从此,我发现那个女人的高分贝春叫声总在晚上十点准时响起,有时白天也不例外。

看了一篇文章,似乎有些释然,文章上说“你所急的事,一定是最不需要快速解决的,你所不在乎的事,恰恰需要你马上行动。”起初看到这句话,没办法理解,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如梦初醒,“因为一粒种子,就是要慢慢成熟,谁也决定不了它成长的速度,而你手里的苹果,耽搁了时间,就不再好吃了,还原世界本来的面目,一切慢慢来”。

我住进馨雨宾馆一个星期了,却仍然没机会多接触燕子。我只知道她如今尚未恋爱,仅此而已。这天又到了上午十点,燕子今天独自一人来我房间打扫了,当她正低头拖地的时候,楼上那女人的春叫声突然又高声响起,我突见到燕子脸色微微红了,似乎热血正在沸腾着,她急促的呼吸声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我见左右没人就立即轻声问她:“你这么漂亮,都二十岁了,怎么还不找男朋友呢?”

现在的爱情也是,急的不行,男人们遇见姑娘,急着上床。姑娘们遇见男人,急着迅速掀底,到底值不值得交往,即便是交往了,也急着结婚,父母催,亲戚催,结婚了,马上要了孩子,孩子出来了,马上急着别落在起跑线上,各种补习班,上了小学,急着中学,上了高中,急着大学,上了大学,又急工作,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人们早都忘了事物的本来面目。

燕子停止了拖地,抬起红彤彤的脸望着我:“还不想找。”

爱情就该慢慢来,在我刚刚遇见你的时候,你也刚好爱上我,就在一起吧,想厮守一辈子了,管它嫁妆房子,有你就好,结婚生子,顺其自然,孩子有它的童年,就像我们有过的童年一样,事情本来就该慢慢来,可是现在的时代,都提前了,屁股上都着火了,可是谁都找不到灭火器。

燕子:“没遇上合适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太快了,快的让民众来不及反应。深圳、
上海人发了,所有的中国人都开始急了,急下海,急炒股
,中国用火箭的速度在发展着,却忽略了一批又一批的善良的人们,那些点燃火箭升空的人,早已消失在火箭腾空时,激起的尘土中了。

我微微一笑故作轻松地道:“晚上有空吧?我想请你吃饭。”

所有的速度都让民众目不暇接,所有的变化让孩子们甚至找不到家的方向,那些迎着朝阳出门的人,背着月光回家的时候,可能看到的只是废墟,因为这一切都来不急让你等待,因为,高楼大厦崛起的速度,一定快过你回家的速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