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试着相信即使没有,自从有了徐大伯一家人对他的关怀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2月16日

对于别的孩子来说,父亲那高大的肩头,还有那宽厚的脊背,就如同自己家门口的路或家中的沙发,随时随地都可以亲近享受一番。可这些对于他来说,却是那样遥远与陌生。

美国的经典俗语中有这样一句话“发光的并不都是金子(All that glitters is not
gold)”,意思是说看到的并不是全部。我个人很喜欢这句话,用它来说明男女关系再适合不过了。它跟“原本觉得他还不错,相处之后才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意思并不一样,它谈论的是自身的感情。我想用这样一句话——“心动的并不都是爱情” 来解释它。

直到2003年,15岁的他在杭州的大关中学念初二时,才有了一次被人背着的经历。那时,他寄宿在杭州湖野路卖鱼桥附近一户徐姓人家,徐家的孩子已工作了,一家人对他非常亲。

让我们对男人产生心动感觉的事情很多,例如偶然相对时对方温柔的眼光、美丽的微笑,或是为你挡住电梯门的亲切举动等等。更抽象一点,也可以是相亲时的好感,对公司同事产生好感,或是突然有一天被亲切的前辈所吸引。我们常常认为心动是爱情的开端。

那是春日的一天,下了很大的雨,路滑难走,徐大伯说,我今天背你上学。当他趴在徐大伯的背上,那贴肤亲切的感觉,让他的眼泪幸福而恣意地流淌,他这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道令人刻骨铭心的温暖风景……

那么,现在回想一下这些情感的发展结果吧!大部分的心动最终换来的都是令人尴尬的结局,不是吗?这种心动到底是什么呢?

他叫江建,从记事起,他就有些不明白,跟他一般大小的孩子为何都姓江,后来才知道,他们生活的地方叫福利院,那时他才知道他们是一群孤儿。

一直以来,我们的脑海中存在着“心动=爱情”这一公式,对其盲目相信,从不质疑。可如果心动换来的大多是失败,那么试着相信即使没有“心动”也可以开始的爱情吧。

稍微长大的他明白,有的孤儿是父母家人遭遇不幸,只剩自己一人;有的则是由于各种原因被父母遗弃。自从有了徐大伯一家人对他的关怀,特别是徐大伯让自己趴在他那如大山一般的背上,温暖地行进在风雨中,让他感觉到父母亲情就是一座巍峨的山。也许他的家远隔千里,可家就是延绵不断的思念,他要让这思念在某一天成现实。

长久可靠的爱情并不都是从心动开始,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也会自然而然地滋生爱情。

2008年9月,20岁的江建被江南专修学院计算机应用专业录取了,随着录取通知书送到他手上的,还有他生活了18年的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一直封存着的他的一份身份证明。那是装在一个档案袋中一块发黄的白布和一张褪了色的红纸。

有时候我们评价一个人会特别强调对方的优缺点,我们经常会说“什么都好,可惜是个秃头”;“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胖”;“除了长得好看,其他的都不怎样”等等。

白布上写着:“我是南方陈家村人。今年阴历十一月下旬孩子患小儿麻痹症,在当地医院治疗至今,共花去一千多元。今天我们做父母的实在是走投无路,再也没钱为孩子治疗。眼看孩子终身留下残疾,所以将孩子托付给国家或做慈善的人抚养。如果能使孩子生存下去,并给孩子解除一点痛苦,我们做父母的死也瞑目,来世再报恩德。”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姓陈。他又展开红纸,那上面竖写着:陈氏,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未时瑞生。

如果你觉得他什么都好,只因他是秃头,就全盘否定他吗?所有地方都好,就是胖了点,这样就真的不行吗?为什么要和除了长相就没其他优点的人见面呢?

这份证明是1990年1月12日,江建被遗弃在火车站附近时带的。面对这份证明,他的感情是复杂的:自己是被遗弃的,意味着父母有可能还活着,也就还有与父母团聚的一天;可他又暗暗生出一丝恨意,自己身患小儿麻痹症,父母就不要他了。是否去找父母呢?

很多情况下,最初的好感和心动会使我们放大对方的优点。“亲切的态度”使你心动,但相处之后才发现,他只活在你的想象之中。

转眼就到了寒假,江建去看徐大伯一家人。他在徐大伯家待了两天,徐家人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江建将那白布与红纸拿出来给徐大妈看。徐大妈边看边哭,对他说:“这上面写的你家当时的情况一定是真实的,但凡有一点办法,你的父母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管?建儿,你不能怨他们,这些年,他们心里一定比谁都难受。”

我们要更加公平地看待男人的优缺点。我们会因初始的心动而幸福,但我们要保留接下来的清醒判断。

徐大妈的一番话,让他心中的阴霾一下子散去了,他相信父母一定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盼望着他回到他们的身边,他心灵的角角落落无一不萌生了回到父母怀抱的情愫。可天下漫漫,归家的路又在何方呢?

发光的并不都是金子,心动的并不都是爱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