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可能缩小研究范围、明确研究对象,岫玉里的黄白老玉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2月15日

2016年毕业设计开题报告指南汇编

4008com云顶集团,中国论文网
这是一个让我特别想看又不太敢看的黄白老玉摆件。他让我想到了痛苦、沮丧、不安和躁动,也让我联想到了激动、抗争、拼命和希望。在林林总总玉摆件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让我不安和震撼的艺术作品。
我们所能见到的玉器,无论大件小件,几乎都是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题材了。桃子、苹果、貔貅、蝙蝠、金蟾、观音、佛……样式也都大同小异。传统的题材在玉行业里是主体,更是习惯。据说见到了一块好料,设计和制作者首先考虑的是这块好料适合做什么样的传统题材;而一般的消费者,追捧的也是传统题材。有时我极端地想,好像当下也没什么像样的现代题材的玉件,值得我们特别地欣赏;我们的玉行业,在观念上,在表达上,是保守和落后的。但这个玉件却有点另类的意思。这是由年青设计师卢伟和他的灵石玉器厂所创作出来的作品。近一段时间里,他们试探着创作出一批类似的作品。这些玉件,突破了玉器传统题材的局限,也深化了传统玉器的表达。
我为这个玉件命名为《呐喊》。因为第一眼看见他,我就想起了鲁迅的小说集《呐喊》。这是一个光头、上身赤裸、下身穿着抿裆裤的中国男人形象。他右手高擎着沉重的镣铐,左手扶着拖沓下来的肥大的裤腰。他正在仰天长啸,紧闭的双眼、朝天的鼻孔和张开的大嘴显示出无比的痛苦和愤怒。他似乎在用尽了后的力气。从器形上看,这个玉件,和油画家罗中立等人近一些年的油画,和当下颇有影响黄河泥塑的艺术造型,存在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即以中国化的民间化的方式,艺术地再现了生活。在传统的玉行业里,人物形象――如果不算宗教人物的话,历来是个稀缺的题材,况且这种题材一般的主题都是祥和与祝福,而缺乏当下性和深度思考。这件作品提供给我们一定的思考空间,至少让我们感觉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的存在状态。这样的感觉,应该是直观的,具体的。开个玩笑说,如果在家里受老婆的气了,我们可以拿着这个作品给老婆看:“尽管我挣钱少了,但我已经累成了这个样子了。”往大里说,这是一个千百年中国男人的形象:背负着沉重,却一直在勇敢地追寻。
我还想把这个艺术作品视为整个玉行业的一个隐喻:玉器不应该再是工艺品而应该是艺术品了;也不应该是琢磨、打磨和制作而应该是艺术创作了。2005年,我曾参观过在北京举行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展》,那里的木头、大理石、青铜都成了艺术品,而我们的玉料,从材质上看,不比那些东西高级多了吗,我们为什么不敢叫艺术呢!
《呐喊》的材质是岫玉,岫玉里的黄白老玉。
一种事实是:在我们一万多年的玉器开发、使用的历史上,岫玉是早被人类所发现、所利用的玉种,并且,在中国进入奴隶制、封建制社会以后,新疆和田玉(特别是白玉,新疆当下许多“玉雕大师”,比如马学武,干脆就说,和田玉实质上指的就是白玉,就是在和田地区开采的白玉),一直受着统治阶层的追捧而成为中国玉文化的主流和统治地位,而岫玉,一直处在庶出的位置,处在价位不高、声誉不高的地位,常常被视为中低档的玉料和玉器。
有一个原因是:岫玉矿的产量太大。据来自岫岩县志上的报道,岫玉的开采量已达到全国所有玉矿开采量的50%―70%,且其单体矿石,也常常被发现体量巨大的,比如鞍山玉佛苑里的玉佛,他的原矿,曾经是世界上体量大的矿石单体。对玉石来说,其稀有程度常常决定了一个品种的珍贵程度。岫玉的矿藏丰富,开采量大,实际上降低了它的珍贵性。但是,在品质上,岫玉的部分品种,并不次于和田玉,比如岫玉之中的黄白老玉,温润度高,黄色也特别饱满、纯正。
我一直在想,在中国的玉的历史上,出土的也好,传世的也好,存在着大量的甚至完全可以用“精美”二字来概括的岫玉玉器。红山文化的玉器,夏商周时期的“鸟兽纹玉觥”、“玉跪人”,战国时期的“兽形玉”,秦汉时期的“玉辟邪”,东晋时期的“龙头龟钮玉印”,南北朝时期的“兽形玉镇”,唐宋时期的“兽首形玉环”,元代的“玉贯耳盖瓶”,明代的“龙头玉杯”,清朝的“哪咤玉仙”……还有,1968年在河北满城陵山汉墓中出土的2498片岫玉“金缕玉衣”,北京博物院珍藏的夏家店文化的岫玉玉器“碧玉螭佩”、“青玉鸟兽纹柄形器”,以及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的玉器,安阳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的700余件玉器,相传清皇太极刻有“皇帝奉天之玉”的传国玉玺,乾隆皇帝刻有“国朝传宝记”的玉玺,都是用岫玉雕制而成。特别让我敬重的是,红山文化的玉器,想象奇异大胆丰富,制作精致完美,具有精美的典范性、先锋性、开拓性和艺术性,具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和表现力,是美之集大成,是纯粹的艺术精品。从造型艺术角度上看,红山文化创造了中华民族的一个艺术高峰,也是后人难以企及、无力超越的。
据考古发现,岫岩地区在距今一到两万年前的旧石器时期,就有人类活动:红山文化发生在新石器时期,有专家推断,应该为5000―8000年前。我一直想象着那个时期的人类,我们的先祖,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生活条件相当艰苦的条件下,是如何发现了岫玉,那些美丽的石头,并如何把它们一点点琢磨成为艺术精品?
按照郭大顺在《龙出辽河源》一书里的说法,位于辽宁阜新市沙拉乡的查海遗址,“早期当超过距今8000年”,是辽河乃至东北“第一村”,即现已发现早的“史前聚落”。“查海人为重要的创造,一是已知制作和使用玉器,一是已经有了龙的崇拜”。龙是中国人的图腾,中华民族的象征。而这样的文化意象的源头,目前考古发现证实,是查海文化。那么,当下为走红的受追捧红山玉龙和查海文化里发现的石头堆积的“龙阵”是什么关系,我说不好。但至少可以说,那时在东北,就有了龙的初的形象,并且,这还可能是那时的人,普遍的意识。
还有,按照杨伯达的观点,查海遗址、龙山文化的玉器原料,很可能就是岫玉――在岫岩、宽甸、凤城、丹东等地岫玉的矿床、矿点。
因此,归纳起来说,岫玉在中国玉器史上至少有三大突出贡献,一是为中华民族早开发利用的玉种,二是由于其矿藏量大的原因而被广泛地开发利用,三是贡献出一大批玉器艺术精品。
我特别想强调的是,作为一种符号和一个意象,岫玉在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里,是极其重要的象征,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是重要的载体――它是和中华文明同时起步,并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承载着中华文明,比如它在起步时期的宗教意义,后来道德内涵和人文精神,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礼”。和世界上许多喜欢玉的民族略有不同的是,中华民族对玉赋予了博大深邃的道德内涵和人文精神,如管子有关玉的“五德”,孔子有关玉的“十一德”,许慎的“四德”等等,这些人为因素逐渐成为玉的所指,成为玉的主要构成和重要衡量。而后,在进入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后,由于和田玉的崛起、统治阶层对和田玉的追捧,使岫玉不在主流社会和统治阶级的视野之内,但仍旧是中华民族的一般百姓、大多数人所喜爱的玉种之一,更多了一些民间意味和民间的情怀,也与和田玉等玉种一起,载负着中国传统文明。
统治阶级的冷落与歧视,也影响到了岫玉的再创艺术新高的水平和能力,也就是在进入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后,岫玉的艺术性与和田玉相比,并没有更大更好的提高。就是说,岫玉的艺术精品,相对而言要少一些,影响也小一些。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在器形上,很少有引领性的示范意义的更大突破,二是制作工艺相对简单粗糙,不是特别讲求打磨精致、一丝不苟。
过去和现在,通行的玉器度量标准是,一是料好,二是工好。料是原石质地,“工”是工艺水平,制作水平。而我自己对“工”的理解除了琢磨的工艺水平之外,更应该包括艺术水平。我曾在敦煌见过祁连玉的一把玉壶,据说是专治寿山石一个大师制作的,其构思精巧、打磨精致,难以置信。而在岫玉里,从过去到现在,很难见到如此精美的艺术品。比如这座体形较大、玉料上好(很难见到如此清丽、温润、油性好、杂质少的料)的“中华龙”。其构思、创意十分大气畅酣。这是一条雄伟的巨龙,盘踞在一柱华表,动感强烈。略略遗憾的是,如果其打磨再精细一些,如果构思再放开一些,我相信,这座玉雕就将是一件艺术精品。再比如,这件被我命名为“呐喊”的岫玉黄白老玉摆件,为我喜欢是因它赋予了玉器的新的内涵,或说在器形上有了突破,但它还是逃脱不掉岫玉的“工”的宿命。
也就是说,在岫玉,过去和现在,我认为“工”是个突出问题。往小里说,是制作工艺不精不细,显得构思、线条粗糙、笨滞、呆板;往大里说,是缺乏艺术含量,缺乏艺术性。玉器行业的传统观念――也是中国人的玉观念。一般来说,把玉器视为工艺品,而不是艺术品,这样的观念阻滞了玉器的新的发展。回想起来,古玉的艺术水平高,汉以后就比较一般,至清代,虽有“乾隆工”――那也是在制作工艺水平而很少在造型艺术上有新的突破。因此,即便是现代被命名的玉雕大师的玉器作品,首先是在料上讲究,再在“工”上讲究,很少在造型艺术上有所突破。而在岫玉,我更盼望和更喜欢的是,两条,一是在造型艺术上有所突破,二是在刀工要改变以往粗陋简单的习惯。或者说,在岫玉,应该是艺术的创造,艺术的创新,是创造的艺术品而不是工艺品。唯此,才会更好地承载、显示和发扬光大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成就岫玉的新的天地,新的前景。

时间:2016-09-23 14:1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这里是一篇2016年毕业设计开题报告指南尽可能缩小研究范围、明确研究对象,岫玉里的黄白老玉。,尽可能缩小研究范围、明确研究对象,从而理清对象的内存逻辑,保证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规范的论文,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2016化学实验开题报告范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