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拆除,也同故事里的他们一起沉浮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2月9日

此次拆除,也同故事里的他们一起沉浮。在我收到《余生有你才安好2》的稿子时,长沙正是盛夏,我怀着一身燥热点开word文档,细读过后,先前的焦躁却都慢慢平复了下来,也同故事里的他们一起沉浮。
中国论文网
我想起年少时同桌总爱哼的歌:“看着她走向你,那幅画面多美丽。”有那么一刻,这句歌词和我当时的心情完美地重合在了一起,我在文档的开头写上:愿岁月安好,锦年依旧。同时,好像我也开始随书里的他们一起希冀。
从此刻开始,我们的命运便绑在了一起。
《余生有你才安好》刚上市的时候,微博的私信里、评论下,总是会看到读者的留言。
有人说“第二部什么时候上啊?我已经攒好零花钱了”,也有人说“怎么这么虐啊,真的好希望没有这些误会,乔安好和陆影帝能够好好地在一起”。
“十三年啊,横跨了整个青春的爱,怎么就是一直看不到对方,一直走不到对方身边呢?”
――是啊!怎么就一直走不过去呢?
我看着乔安好在第一部的末尾,从许嘉木家中的楼梯上滚下。她失去意识的后一秒,手指还在蜷缩着、尽力想要触碰到亮着屏幕的手机。
我也看见了陆瑾年的歇斯底里,在美国无法入眠的那些日日夜夜,每当要痊愈,他就又会想起那天晚上收到的那条决绝的短信。
她击溃了他的自尊心――无论以哪种形式,从此那些寂寥漫长的夜里,她都仿佛是他身上一个久经不愈的伤口,每要愈合,就又要被他强行揭开。
“没有这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乔安好说,细数时光,她伤他多,作为读者的我也无法辩驳。我虽然也和其他读者一样,心疼她坚韧外表后的脆弱,心疼她遭受的苦难和挫折,然而比之陆瑾年,却总是多了一分痛心。看他卑微地喜欢了乔安好那么多年,却一次又一次地因为误会再次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和她,始终隔了那么远。
还记得看完第一部的定稿的时候,我冲着好友抓狂:“他们后到底有没有在一起?明明再勇敢一点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为什么始终踏不出这一步?”明明青春里彼此心生欢喜,他和她都张扬又明媚地生长着,却不知从何时起,一步一步走进了他人安排的陷阱。
那时候真是勇敢啊,他眉眼一瞥,她就能跨过两个城市,只为去到他身边。
很多年后,我一时兴起,去搜同桌当时哼的那首歌,才知道那首歌叫《很爱很爱你》,虽然那首歌表达的意思和他们的故事截然不同,但是我仍旧被其中几句歌词触动了。
歌词的后两句是:“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正如第一部出版时,封面上的文案一样――“余生有你,方才安好”;正如后来那个伤口,渐渐愈合,渐渐脱落,渐渐结痂一样。
他想要许她一生,而她想要说:“我愿意。”
此后的他和她,又将是一个新的故事了。
她一直是他的全世界,而现在,她只想补回他们之间缺失的时光。
“世界上繁华种种,唯有你无可替代。”

“短命”公共建筑的不断出现,是不当政绩观在城市规划上的体现。要彻底消除这一情况,需要相关立法推进,对做出不当城市规划的行政官员进行追责。法律威严下,“短命”公共建筑才会减少出现,公帑才能避免被无端浪费。

除了反思,公众也希望对校方和武汉规划部门进行问责。然而,现有城市规划立法并没有相关的问责机制。因为不当规划而被拆除的“短命”公共建筑,各地出现不少。然后,拆除就拆除了,当年做规划的行政领导,并没有被问责过。此次应该也不例外。

拆除“变形金刚”依据的是2011年国务院批准的《武汉东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该规划要求,城市建设不能破坏东湖山水空间构架和尺度,不符合规划的建筑予以拆除。

而这个错误酿造的责任方,一是校方,二是武汉城市规划部门。

作为“变形金刚”的使用单位,校方责任首当其冲。需要说明的是,“变形金刚”建设方并非武大,而是武汉水利水电大学。这所紧邻武大的大学,1997年开始在东湖边建设“变形金刚”,2000年建成。而也在2000年,该学校合并到新武汉大学中,成为武大工学部的主体。“变形金刚”建成后,就成了工学部的教学楼。据说,之所以建成这么高的大楼,武汉水利水电大学领导当时主要考虑办公和教学面积不足。

□新京报评论员 梁秀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