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贫困县、非贫困村的贫困户脱贫工作,公司社会责任的税法补缺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2月5日

近年来,我国正在寻求一条新型的工业化道路,为此笔者认为,公司履行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社会责任显得尤为重要。但目前我国税法对于激励企业在环境保护方面履行社会责任的规定存在着严重缺位,具体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摸底之后,就应该“扶真贫、真扶贫、真脱贫”。中央一直强调精准扶贫,这“精准”二字,至少应该体现在六个层面:扶贫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如果落实到位,不管是哪里的贫困人口,想来都能早日脱贫。

1、缺乏单独的环境税税种,排污征税无法可依。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并没有开设单独的环境税税种,对企业排污收取的是排污费。与环境税相比,排污收费制度存在以下缺点:一方面,排污收费制度实际上没有起到导向作用。环境收费制度设立的初衷是希望实现“末端控制”,通过利益机制引导排污者加强对自身排污行为的约束,尽可能采取措施治理污染,减少污染物排放。然而,排污收费制度实施的环节是在污染产生之后,是一种典型的事后监督,缺乏对原材料的选择使用、产品的生产过程进行有效的监管,企业关注的仅仅是污染物排放了多少,要交多少钱,而对这些污染物是怎样产生的以及对如何减少污染物的产生,则关心甚少甚至漠不关心。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因为排污而需要交纳的费用与其获取的利润相比十分悬殊,因此,在治理污染与缴纳排污费的两难选择中,企业往往选
择后者。有的企业甚至抱着“缴费排污”的错误思想,认为自己既然已经缴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排污,而忽略了保护环境是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由此可见,排污收费制度的实效背离了设计初衷,并没有起到实际的导向性作用。

本报特约评论员王石川

另一方面,排污费的征收制度在设计上缺少必要的刚性,行政部门的主观随意性较大。现行的排污收费制度是建立在政府行政主导的基础之上的,执行的依据仅仅是国务院的行政法规而非法律规定。由于我国在行政权力的监管上还存在较大问题,使得排污费在征收上缺乏必要的刚性。此外,由于排污费的征收和管理权限往往是按照行政区域被划分到基层环保部门,排污费的使用又存在严重的监管漏洞。地方环保部门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将排污费用来维持经常性开支,甚至用于本单位职工福利,成为可供部门支配的“自留地”。这就使得排污收费制度成为滋生政府部门“寻租”的温床。

“贫困程度不相上下,为什么扶持政策天上地下?”这是非贫困村贫困户的不解,也是真切的现实问题。贫困村可能有富裕户,非贫困村也可能有贫困户,实属常识。据统计,全国41%的贫困人口分布在非贫困村、45%的贫困人口分布在非贫困县。我国目前仍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如果忽略了非贫困村的贫困人口,约有3000万人将无法及时脱贫,如此算来,还真不可掉以轻心。

在这些学界已经达成共识的公司的社会责任中,我国《公司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等法律关于公司对股东、债权人以及消费者的责任已有明确规定,只要保证这些法律的顺利实施,便能够使企业履行这些社会责任;而公司对环境保护、对资源的开发利用、对员工以及对社会公益事业的责任,法律并未做出明确的规定,或者即使有零星的规定,也尚不完备亦或缺乏可操作性。对于这类公司的社会责任,法律未作规定或不宜采用强制性规范加以规定的,应当发挥法律的指导作用,激励公司履行社会责任。而在众多部门法中,对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激励效果为明显的首推税法。因为税法不仅具有法律的基本属性,能够以国家的强制力保证实施,而且具有与公司的经济利益密切相关的属性,能够通过经济方面的诱导,使公司主动地履行社会责任。遗憾的是税法的这种激励作用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目前我国现行税法在激励公司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处于一种无效或者低效的状态,在立法制度的安排上存在严重缺位,很难起到激励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作用。

若能摸清贫困底数,就会发现很多问题。比如山东省2014年对7万多个行政村、7000多万农业人口进行了贫困精准识别,结果发现,个别地方存在人为把贫困户指标分解到贫困县和贫困村、扶贫需求不够清晰等问题。可见,扶贫先摸底,脱贫才能彻底。

非贫困县、非贫困村的贫困户脱贫工作,公司社会责任的税法补缺。二、公司履行社会责任需要法律发挥作用

非贫困县、非贫困村的贫困户脱贫工作“被边缘化”,迫切需要引起重视。如何使他们走出“边缘”地带,回到政策关照的视野?这首先需要职能部门来一场彻底而全面的摸底行动。

在学界对这些社会责任的内涵达成共识后,如何促进公司履行这些社会责任便成为众多法律人乃至整个社会所面临的又一重要课题。这里是一篇公司社会责任的税法补缺,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诚如报道所称,扶贫不能留“死角”,非贫困县、非贫困村的贫困户脱贫工作“被边缘化”,迫切需要引起重视。如何使他们走出“边缘”地带,回到政策关照的视野?这首先需要职能部门来一场彻底而全面的摸底行动。摸底起码有两个好处,一是搞清楚谁是真贫,分布在哪里?二是搞清楚谁是假贫,有多少富人戴着贫困帽?

简论公司社会责任的税法补缺

说到扶贫,不少人会想到排排坐、分果果,分分钱、分分物。如果这样理解,就过于肤浅了。扶贫离不了钱物,否则“两不愁、三保障”——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就没法实现。但贫困人口需要的不是拐杖,而是自己也能健步前行,所谓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正是这个道理。

如果开设环境税,上述这些弊端就可以得到克服。一方面,公司在排污时会权衡其利益得失,会在排污与引进排污净化设备之间做一个明智选择。因为税务机关在对公司征收环境税时会要求查阅公司的相关凭证,因此公司必须准确记录自己的排污情况,否则便会遭致税务机关的重罚。这样不但会有效地控制偷排现象的发生,还有利于公司引进排污处理设备,从而在客观上激励公司履行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环境税的税收收入全部通过税务机关及时人缴国库,避免了地方“自留地”情况的发生,而且还可以通过国家运用这些收入补贴公司更新污染处理设备的方式,鼓励公司积极履行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

消除扶贫潜规则,遏制扶贫乱象,归根到底还需要重构乡村秩序、改善基层治理。换言之,贫不贫、扶谁不扶谁,不能由哪个人说了算,而要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而在扶贫路上,不能让任何贫困户被边缘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